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5

繡春刀(7)

〈夜吟悲歌、七〉


近酉時天色已暗,鎮平侯府燈火通明,阮虞負手站在院子裡,周圍女眷無不低聲啜泣,男丁則是面色慘白,有的是被嚇壞了,有的是因為恐懼,阮成靠在小妾身上,白著一張臉,眼底下青黛一片,還不住地咳嗽。

葉修和周澤楷率先抵達侯府,也沒等站在門口的阮家二少帶路,急沖沖地往燈或最亮,人聲鼎沸的地方闖,葉修一邊跑一邊伸手將臉上的偽裝抹掉,周澤楷睜大了眼睛有些不解地看向他,葉修朝周澤楷使眼色讓他先行與鎮平侯接觸。

「周百戶。」阮虞見周澤楷踏進院子便動身朝他走來。

「侯爺。」周澤楷朝著阮虞作揖,然後退到一旁。

此時阮虞這才看到走在周澤楷身後,負著手面色稍稍凝重的葉修。

「王爺!」阮虞驚呼了一聲,慌慌張張的要撩袍子朝葉修行禮。

「不必多禮了,皇兄托本王前來是為了你府上的事,隨意吧。周百戶可以開始了。」葉修抬手阻止了阮虞的動作,對著周澤楷點頭示意可以開始辦案了,此時杜明等人也抵達侯府,由阮二少帶著來到落院,跟著來的還有提著藥箱的安文逸。

「安大夫。」葉修看見安文逸提著藥箱跟來,便知道他可能發現了什麼,葉修身體不怎麼好在朝野上下都不是什麼秘密,有個大夫跟著並不會讓人起疑,安文逸一踏進院子便直直地盯著阮成,葉修笑道:「侯爺,我府上的安大夫醫術精良,就是有個毛病,看到病人就想為他診治,侯爺可願意讓他替世子枕上一脈?」

「這......」阮虞有些意外,葉秋身邊跟著一個大夫不意外,但讓皇上替葉修請來的大夫替阮成診脈,這就不好說了,要是讓皇上知道世子的健康狀況,恐怕這爵位將來是另有人繼承了。

葉修笑了笑,似是看出阮虞的顧慮說道:「只是診脈,皇兄也知道他這個毛病,他從不過問,無妨。」此話一出,完全是暗示阮虞,葉修不會過問這件事。

「有勞。」阮虞想著他也就這一個嫡子,要是能看出個所以然自然是好,在得到葉修的保證後,自然是放心讓安文逸替阮成診脈。

葉修朝安文逸使個眼色,安文逸點點頭,拿著藥箱向阮成走去。

周澤楷這時已經從世子妃的房裡出來,終日不變的臉色讓人看不出底細,她走回院子中出聲問到:「誰發現的?」

人群中一個婢女攪著手裡的手帕,雙眼紅通,顫抖著起身說道:「回大人,是奴婢。」

「甚名何姓?」

「奴婢姓陳名玉,是......世子妃的陪嫁ㄚ鬟。」

「如何發現,何時發現?」

「奴婢,約一時辰前發現,近幾日是子妃身子不好,下午說乏了要小憩一會,到要用晚膳的時候.......奴婢......來叫世子妃用膳......就......就瞧見世子妃......嗚嗚嗚。」陳玉說著又低聲地哭起來。

周澤楷默不作聲地盯著陳玉半晌開口說道:「誰打掃?」

「是......冬梅和秋桂負責。」陳玉抽咽了幾聲,聲音細如蚊聲地答道。

「出來。」

「大哥,這樣會嚇壞人的。」江波濤在心裡苦笑了一下,雖然他這個大哥長得俊俏,就是說話十分簡略,板著臉那氣勢就夠將個男人嚇得結巴了,現在要審的可是兩個小姑娘,嚇哭了審不出話才麻煩。

「冬梅、秋桂何在?」葉修笑咪咪的站到周澤楷身旁,看著前面烏鴉鴉的跪了一片,人群中大多神色害怕不知所措,倒是沒人露出慌張的神色,兩個小ㄚ鬟攙扶著站起身走出人群,走到陳玉身後規規矩矩地跪下。

「奴婢冬梅,奴婢秋桂見過王爺,周大人」

兩人同時答到。

「喔,那有春柳、夏荷嗎?看樣子你們是照春夏秋冬來取的吧?名頭挺風雅的,誰想的?」葉修興味盎然地看著兩個ㄚ鬟問道。

冬梅和秋桂頓時一臉詫異,四是完全不相信葉修剛問他們的話,完全跟案件毫無關聯,但又不能不回話,秋桂遲疑了一會答到:「是......是世子妃。」

「春柳,夏荷何在?」葉修引頸望向人群,接著又有兩個ㄚ鬟慢慢地站起身,相比冬菊和秋桂,春柳和夏荷顯得鎮定許多,兩人雖然步伐稍嫌虛浮,神色卻不那麼慘白。

春柳和夏荷來到冬梅身旁,朝葉修行禮,「奴婢春柳、夏荷見過王爺,周大人。」

「行了。」葉修笑著擺擺手隨後問道:「冬梅和秋桂是姐妹嗎?」葉修問到,眼神在五個ㄚ鬟臉上來回逡巡,只見冬梅和秋桂慘白的臉上迅速的閃過一絲驚訝,秋桂輕輕地拍拍冬梅的手,低著頭聲音有些顫抖地答道:「是的王爺。」

「喔,那妳是姊姊,冬梅是妹妹。」方才秋桂拍冬梅的動作盡收眼底,在加之秋桂排在首位,葉修迅速做出長幼判斷,話鋒轉向其他兩人:「春柳、夏荷原籍是?」

春柳和夏荷眨著眼看的一會對方:「回王爺,奴婢原籍皆在杭州。」

「杭州,是個好地方。將今日自起床起所做的事都敘述一次吧!小江,杜明,方明華,一人負責一個。」說著葉修轉身朝著從府裡下人住所出來的等人招手,被點名的三人帶著詫異的神情走來,葉修拉著周澤楷對其他三人招手意識圍成一個圈,「等會,讓他們倒著再說一次,誰說不全,我們就審誰。」葉修稍稍側頭看向所有人。

杜明張著嘴無聲的蠕動,似是要說些什麼,方明華和江波濤則是皺起了眉頭,周澤楷伸出手壓上杜明的肩,望著杜明的眼睛說道:「別問,照做。」

「謝了小周。」葉修笑著轉過頭朝著澤楷擠擠眼,拍拍周澤楷前臂,轉身走回原位站在秋桂面前說:「別怕,慢慢說。」

「寅時奴婢起床梳洗,接著幫世子妃煎藥,世子妃每日早晨都要服藥,卯時陳姐去抓藥,世子妃的藥沒了,讓奴婢在她出門的時候暫時注意著些,陳姐回來的時候眼睛有些紅,奴婢以為是給風砂迷了眼,勸陳姐休息一會,她不肯......然後......然後陳姐去叫醒世子妃的時候......世子妃.....已經......。」

「別哭啊,本王不太會哄人啊。」面對泫然欲泣的小姑娘葉修有些手足無措,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讓他哭完還是繼續問下去。

「您問吧。」秋桂掏出手絹輕輕地壓著眼角。

「好吧,你倒過來說一次。」葉修看著秋桂堅持,也沒再多說什麼,看著眼前的小姑娘,思忖著剛剛所述說的真實性。

「前輩。」正待秋桂要將事情倒著說時,周澤楷來到葉修背後,彎身附在他耳旁說道:「陳玉露餡了。」

「喔?」葉修微微側過臉「只有她一人?」

「不,還有冬梅。」

葉修點點頭,低頭看著秋桂說道:「你剛都沒提到冬梅,你們不常在一塊?」

「是,不在一塊,冬梅負責為世子妃梳裝。」

「總會遇見吧,可否說一下今天的冬梅平日有什麼不同之處?」葉修盯著秋桂放在裙擺上的手,秋桂的手微微地抽動接者緊握成拳。

「回王爺,今日......」秋桂說著突然暫停下來,緊握的手鬆開再次平放在腿上,微微拱起的雙肩下沉接著答道:「冬梅與往日一般。」

葉修抬了一下眉,接著對著秋桂扯出笑容,揮揮手道:「是嗎?那好,你可以走了。」轉過身對周澤楷說:「審陳玉。」

周澤楷皺起眉看向秋桂離開的背影說:「不審?」

「不審,她沒說謊,剛剛那是緊張,這麼問誰不緊張?」葉修滿不在乎的聳肩,抬手輕拍周澤楷的手臂說:「走吧,看能審出什麼。」

********
葉修端坐在太師椅,兩隻手放在膝上,板著一張臉,腰桿打的筆直,周澤楷和江波濤分站在左右。

孫翔壓著陳玉進到堂中,後面跟著壓著冬梅的杜明,方明華跟在四人身後,進入堂內後回身將門掩上,右手壓在刀柄上手在門前。

「跪下!」孫翔粗暴地將陳玉壓在地上,後頭冬梅則是低聲地喃喃自語:「是我害了世子妃...... 是我害了世子妃......是我。」

見此狀葉修心下瞭然,這下到好就審一個,另一個就是要審也審不出個所以然,當即抬手道:「將冬梅帶到一旁。」

看著被孫祥壓著的陳玉,葉修長長的吐了一口氣,接著說道:「你要自己乾脆招了,還是讓我們審?」說完偏過頭對著站在左邊的周澤楷說:「小周啊,詔獄管用的是哪幾招啊?」

周澤楷潮江波濤使個眼色,見對方微微頷首便說到:「械刑、鐐刑、棍刑、拶刑、夾棍刑。」

「就五種?我怎麼記得那時候先祖制定了不少,琵琶刑呢?腦箍?」葉修轉過頭看著周澤楷揚起右邊的眉毛。

「挺不過。」周澤邊說邊搖頭。

「稟王爺,我們一般對女子用的是拶刑,,通常右手骨碎了以後就都招了。」江波濤突地插進來說到,一邊朝周澤楷遞個道歉的眼色,他沒想到葉修也參者演這一齣,他原以為接下來是他和周澤楷扮黑白臉。

「哼。」低著頭的陳玉突地冷笑了一聲道:「用不著嚇唬我,雖然最後是便宜了那賤人。」

在陳玉冷哼一聲時就將注意力調回的葉修,突地瞪大雙眼喝道:「捏住她下巴!」

孫翔聞聲迅速的出手卡住陳玉下巴,陳玉悶哼一聲,接者憤怒地轉動肩膀試圖掙脫孫祥扣在肩上的手,被迫張開的嘴發出「荷荷荷」的聲音,聽著像是在笑,眼中盡是癲狂之色。

「誰!」周澤楷在窗外閃過黑影時喝道,壓低身子如箭脫弦般的破窗而出,腰刀出鞘時金屬相震的聲音迴盪在黑夜中。

「你不會說的是吧,」葉修說著站起身走到陳玉面前,臨高居下直直地望進女子眼底,陳玉並未被他的氣勢嚇到,反而睜著眼狠狠的瞪著葉修。

「呵呵,」葉修輕笑兩聲,「我知道了,你愛他是吧?你以為你什麼都沒說,但實際上你還是露出馬腳了。」

陳玉睜大的眼中流露出懼色,張著的嘴試圖發出完整的聲音,「咳咳咳!」鮮血不斷地從她喉嚨湧出。

「放開她吧。」葉修輕聲說道,看著陳玉的目光中混雜著無奈和同情。

孫翔聽話的鬆開手,雙手自由的陳玉痛苦的抓著脖子,躺倒在地上:「咳......至.....少咳咳咳......他......活......」破碎的字句自他口中混著鮮血吐露。

「這不可能!」男子大聲嚷嚷的聲音傳入堂內,透過紙糊的隱約可見幾個人影。

方明華拉開廳門,周澤楷拽著側妃進到廳堂,隨後近來的是面色蒼白的世子、鎮平侯和他夫人。

周澤楷另一手捧著一個盒子,聞到血腥味又瞧見陳玉倒在地上,他皺起眉頭望向葉修。

葉修抬起頭正好跟周澤楷對上眼,他輕呼了一口氣道:「陳玉招了,剩下都送去刑部吧!」說著彈彈衣服下擺說:「夜深了,該回宮跟王兄報告了。」說著葉修便朝著門口走去,在經過鎮平侯的時候特意停下腳步看了他一眼。

阮虞繃住呼吸,雙手不自制的顫抖起來。

「周百戶,」葉修懶洋洋的聲音由外傳入廳堂,打破裡頭絕望灰暗的氣氛,「同本王一道回宮稟報。」

周澤楷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,求助似的看向江波濤,江波濤苦笑著說:「去吧大哥,這有我呢!」周澤楷一雙眼頓時亮起來,將側妃交給江波濤,便追著葉修出去,江波濤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想,得了,大哥被拐跑了,以後都得是這樣過日子嗎?突然覺得副手的工作量也不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沒掉粉謝謝大家!窩回來惹!

评论
热度(15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