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21 6

[周葉]繡春刀(6)

(六)夜吟悲歌

 

商討後由周澤楷留下等仵作的驗屍結果,葉修則帶著藥方返回興欣客棧,,先前失蹤者尚未尋到,十五剛過又增添一失蹤案,因著那具乾屍的出現,失蹤者的生存機率渺茫,獲破這樁案子顯得刻不容緩。

「碰!」客棧的木門被用力推開,葉修踏進客棧看見出診剛回來的安文逸,及蹲坐在地上拎者酒壺的包容興,急急忙忙地開口道:「包子,幫個忙,去打聽一下一個時辰前出現在莫愁路的人有誰。」

「好勒!」包子爽快地答道,拎著酒壺,翻窗出去,很快地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葉修愣了一會,接著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,回身關上客棧大門,自胸前掏出那一疊藥方遞給安文逸「他們的藥方,看看有什麼蹊蹺,同德堂有問題。」

安文逸瞪大雙眼,接過藥方迅速地翻閱,用往後翻眉頭揪得越緊,從袖子裡掏出一本薄薄書頁泛黃的書,走到桌前將書放在桌上,拿起藥方迅速的比對。

葉修在安文逸背後來回踱方步,思考這次搜查失敗的原因,一定是有人去通報才會造成張家興被滅口,但是知道他們要查同德堂的只有興欣和錦衣衛了,不會是興欣,但錦衣衛的話動作不會那麼慢,至少他們到的時候張家興的屍體還是溫的,所以只可能是他們查到同德堂的時候,不排除有人在同德堂外面盯梢,如果是這樣那就麻煩了。

突然木門被人推開,一個藏藍色的人影迅速地閃進來,葉修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來人。

周澤楷靠在板上,依舊癱著一張臉,但很明顯的葉修可以感覺到他的挫敗,一如他自己的情緒,挫敗混雜著懊惱的憤怒。

「死亡時間約莫一個時辰內,砒霜。」周澤楷說道,嗓音略微沙啞,又好像有東西梗在喉嚨裡似的,壓抑著在心中翻攪的懊惱。

「一個時辰......」葉修喃喃唸到,眼神有些空洞,思緒飛快地倒轉「一個時辰內,我們在同德堂,會是誰呢?」葉修自言自語的說道,再次踱起方步。

周澤楷雙手抱胸依在門板上,低垂著頭,一言不發。

在葉修第五次繞道周澤楷面前的時候,他突然抬起頭說:「掌櫃。」

「你說是掌櫃......」葉修倏地停下腳步,抬起頭看向周澤楷,蹙著眉仔細回想當時的情況,那掌櫃除了正欲說謊被他喝住,慌慌張張地去拿藥方外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,進入同德堂的時候亦沒有感到任何不對勁之處。

「袖子,墨汁。」周澤楷說道,謎團到此紓解開一半,如同那略為放鬆的眉毛。

「碰碰碰!」客棧的大門被人用力的拍了三響。

屋內的三個人面面相覷,包子肯定是由窗戶出入的,其他幾個更不是會敲門的主,打不開門早就扯起嗓子叫喚,更不會這麼禮貌地敲門。安文逸迅速的將藥箱打開,大手一掃將小冊子和藥方藏在藥箱裡,葉修閃身躲在視線死角處,周澤楷澤緩緩地轉過身,貼在門板上,輕輕的將門推開一個小縫。

門外站著一個少年,身著藏藍色直墜,背上背著一個小布包,瞧見門開得個隙縫,那少年清了喉嚨說:「大人,家師王御醫,王傑西先生,命我前來。」

「王大眼?」站在暗處的葉修挑起一邊眉毛,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,似是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,對著周澤楷說:「讓他進來吧!」

周澤開推開一邊的門說道:「進來。」

高英杰閃身進客棧,將門迅速的闔上。

「大眼要你來幹嘛?」葉修此時已經坐在桌邊,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著個少年。

「不知道,家師並沒有告知我,只是讓我把這交給大人。」說著解下背上的小布包,掏出厚厚的冊子雙手捧給葉修。

葉修看著封面上的字登時雙眼一亮,笑瞇瞇地接過那本冊子,伸出手拍拍高英傑的肩膀:「好!替我跟大眼說聲謝謝。」

「家師說,謝字就不必了,只要您下次別再踏破他窗子就行了。」高英傑有些尷尬地笑了,但還是老實的轉告王傑西要他轉告的話,說完舉起雙手作揖道:「英傑告辭。」彎下腰維持作揖的姿勢慢慢地退到門邊,將門打開一個小縫迅速地走出客棧。

「嘖,大眼真不討喜,不就是一扇窗子嗎?」葉修笑到,絲毫沒有要反省他踢破窗戶闖入書房的行為,低下頭翻閱王傑西剛送來的冊子。

「那什麼?」周澤楷看葉修的心情似乎好轉了,好奇地望著他手中捧著的冊子。

「張家興的出診紀錄,還好都要求他們紀錄在冊,好歹有線索可循。」葉修一邊翻閱一邊對周澤楷解釋。

「老大!」愉快高揚的聲音自外面傳來,接著一道黑影這著窗戶,包容興蹲在窗框上,腰間繫著酒壺,手裡揚起一個小東西在陽光中閃爍著漂亮的光芒。

「包子快下來!小心老闆娘看到剝了你的皮!」葉修對著這擋住陽光的包子嚷道。

「好勒!」包容興跳進室內,興奮的象獻寶似的將他手裡的東西湊到葉修眼前。

葉修身手接過包容興睇到他眼前的東西,仔細一看是一只銀質耳環,樣式並非常見,也非近年流行的耳環,看著到有異族風情。

「苗族?」周澤楷也湊過來看著葉修手裡的耳環,兩人的距離近的能感受到對方呼吸的氣息,葉修意外的發現周澤楷的睫毛很長,也很密,眨著眼的時候一刷一刷的,一股異樣的情緒在他新上盪開,作為天子雖尚未取妃,但宮裡不乏美女,但他怎麼就不覺得有哪個宮女的睫毛這般好看,皮膚也沒有這麼好的吧?想著葉修無意識地伸出手捏了周澤楷的臉頰,等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。

葉修有些尷尬地對著被他一把捏在臉頰上,一臉不知所措的周澤楷乾笑兩聲:「哈哈。笑起來多好看啊,別老繃著臉。」一邊說還輕輕的拉周澤楷的臉頰。

「嗯。」周澤楷應道,接著配合的扯出一個笑容,一邊的臉頰還捏在葉修手裡,那畫面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。

「哈哈。」葉修又乾笑兩聲,訕訕地收回手,心下道這小子還是別笑好了,笑起來耀眼了,不笑就位居公子榜榜首多年,再笑還得了。

「咳。」葉修身後傳來咳嗽聲,周澤楷收起笑容迅速地站直身子,看向面色有些尷尬的安文逸。

葉修捏過周澤楷面頰的那隻手放在膝蓋上,仍然維持著捏住臉頰的動作,低著頭裝作在研究耳環,眼睛卻盯著那隻手,剛剛的觸感還留在指尖。

「藥方是沒特別的東西,但是卻開了許多昂貴的藥材,受害者的家裡根本無法負擔這樣的藥材費用,但是同德堂依舊是抓了藥給他們。」

「藥材的代價是子女失蹤?」葉修將注意裡自指尖收回「失蹤的都是健康的人,生病的則是家裡重症的長輩,大量的健康鮮血?為什麼需要健康的鮮血?」

「有錢有勢,有病人。」周澤楷說道,目光瞥向被葉修放在桌上張家興的出診紀錄。

葉修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伸出手抓過冊子,迅速地翻閱著,不一會而便停下手,書冊攤開在一頁「大概脫不了這三家。寧遠侯、安定侯、鎮平侯。寧遠侯老王妃身體不太好,他一向孝順。安定侯這一輩只有一個女兒,但從小體弱多病。鎮平侯的嫡子幾年前生病,情況大概不好,上朝老是見他苦著一張臉。」葉修用兩隻手指夾住書頁,輕輕扯著,紙張發出輕微的沙沙聲。

「什麼症狀?」安文逸問道,臉上的表情叫先前緩和許多。

「你自己看吧!」說著葉修便將次子遞給安文逸,朝包容興伸出手道:「包子來!你打聽到什麼,不會只有這個吧!」說著舉起耳環晃了一下。

「當然!小弟說他看到一個女人敲的張宅的門,然後裡面的人開了門讓他進去,關門時還緊張得四處張望。」包容興說道,一邊得意地看向葉修,彷彿在說我幹的不錯吧!

「能記得樣子嗎?」葉修問道,嗓音透著一股興奮。

「他說他瞧得很清楚。」包容興答道,聲音高昂激動之情難掩。

「去把你小弟帶來,跟他說我要賞他。」說著葉修遍站起身,快步走到樓梯口,扯著嗓子喊道:「老魏!快下來!有活給你幹啊!」

「別催啊!」魏琛的吼聲自樓上傳來,接著一陣碰撞聲,夾雜著「哎呦!」的呼聲。

聽著樓上傳來魏琛手忙腳亂的聲音,葉修笑的瞇起眼睛,心情大好的走到後堂去,不一會兒拿著幾個杯子一壺茶回到前聽,坐在桌邊悠閒的喝茶。

「什麼活?」魏琛一下夾著一個盒子氣喘吁吁地站在樓梯底端,一雙眼閃著興奮的光芒。

「一會兒呢。」葉修朝魏琛招了招手「等會讓你畫一個人。」說著遞了一杯茶給在他對面坐下的魏琛。

*******

「會不會太順利了點。」葉修盯著魏琛照著小乞丐的描述畫出的人像呢喃。

周澤楷也盯著畫像,卻什麼也沒說,但是臉上全然寫著不可置信。

「安定王妃是苗族人沒錯,但是去滅口會讓人瞧見相貌嗎?還用砒霜,而不是更難以察覺的毒?是我就一開始就在張家興體內種蠱,事跡敗露再殺死母蟲,根本不用到張宅去,我們被誤導了。」葉修皺起眉,剛以為捉到一絲線索,現在卻又像泥鰍般的從手裡滑掉,要說安定王妃是犯人這太可笑了,這犯案手法太拙劣,破綻過多完全就是為了誤導他們所做出的假象。

「你敲門!」

「你敲!」

「為什麼是我敲!」

「都閉嘴!」

突然門外傳來爭吵聲,周澤楷皺起眉頭走到門邊,用力打開客棧的門:「太吵,加訓十日。」

「大哥!不要加訓啊!」接著傳來一陣哀號聲。

周澤楷面無表情的側過身,朝外面的人打手勢,接這就瞧見三個錦衣衛垂頭喪氣地走進客棧。

「呵呵,那麼大聲,行蹤早就暴露了,理應加訓一個月。」葉修瞧見熟面孔,收起挫敗的表情,樂呵呵的看向送上門來的幾個毛小子。

「你!」孫翔一臉憤怒地瞪向葉修,手迅速地按在刀柄上。

「孫翔!」杜明伸出手按下孫翔放在刀柄上的手,用眼神暗示他現在不是胡鬧的時候。

「大哥,鎮平侯出事了,世子妃死了,死狀跟昨天尋到的屍體一模一樣。」江波濤瞥了怒氣沖沖的孫翔一眼,轉過頭焦急地對周澤楷說道。

「碰!」葉修猛的站起,凳子被他撞倒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,他直直的看向江波濤說道:「世子妃全身血液被抽乾?」

「是。」江波濤轉過身面向葉修答道。

「案子你們負責?」葉修快速地問道,一邊包著將千機傘的布包背在背上。

「剛剛轉由我們負責,大哥該去查案了!」江波濤看著葉修說了上半句話,下半句話卻是對著周澤楷說的。

周澤楷跟葉修交換了一個眼神,接著雙雙衝出客棧,其餘的人愣了一下後也緊跟在後。

周澤楷躍上馬後朝葉修伸出一隻手說道:「馬不夠。」待葉修將手搭在他手心的順間緊緊的握住葉修的手,使勁一拉將葉修拉上馬,周澤楷雙臂自葉修腋下穿過,拉起韁繩,腳用力踢馬腹,兩人乘著一匹馬在暮色渲染的街道上策馬狂奔而去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爆...爆字數了

我本來打算五章完結這一主題的啊!(╯°□°)╯︵ ┻━┻

調戲的小周一把!(●°u°●) 

评论(6)
热度(21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