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27 7

繡春刀[周葉](4)

(四)夜吟悲歌

 

周澤楷在一片黑暗中醒過來,伸手揉揉疼痛的後頸,綁匪意外的謹慎,除了迷藥之外還敲暈他。

漆黑狹小的室內充滿起起落落的抽泣聲,在雙眼適應黑暗前,憑著聲響周澤楷斷定這狹小的地方關了約莫十來人,眨著眼努力讓眼睛適應黑暗,發現這十來人年紀最小的垂髫小童,上至豆蔻之年的少女。

突然有人扯住周澤楷的袖子,悄聲說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啊?怎麼被抓來的?」

周澤楷愣住了,這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,回話了男扮女裝的事就戳破了,可他確實需要套點信息,突的,門板被人用力扯開,門口站著凶神惡煞的男子。

「都給老子安靜點!再讓我聽到一點聲音有你們受的,你!」男子對著抽泣的女孩們咆哮,伸手指著唯一沒有哭泣的周澤楷道:「對就是你,讓他們都安靜。」

周澤楷在男人的怒視下站起身,抬起眼瞪著男人。

「你......你想幹嘛!」男人被周澤楷突然散發出的肅殺氣息嚇得後退了一步。

「該安靜的是你。」周澤楷說道,聲音冰冷,看著男人眼神彷彿他是往常見慣的屍體,縱身撲向男人,右手出疾探出架住男人的下巴,用勁卸下男人的下巴,同時左手出拳重擊男人腹部,男人悶哼一聲彎下腰,周澤楷回手用力敲在男子後頸,動作俐落的放倒男子後,周澤楷轉過身對被嚇傻的女孩子們說道:「別出聲,救你們。」

幾個較年長的女孩子點點頭,紛紛安撫年紀較小的孩子,周澤楷看了他們一眼,便蹲下身扒下男人的外衣,披在身上,將先前穿的襖裙撕成帶子,將男人嚴實的綑綁起來。

「喀......喀......」幾聲,周澤楷恢復了原本的身形,拉起袖子在臉上用力搓抹,抹掉蘇沐橙先前幫他畫的妝。

「媽的,海子,你動作麻利一點,幾個娘們都搞不定。」樓上傳來粗啞的咆哮。

周澤楷整整剛套上的外衣,雖不合身勉強湊和著,回頭吼道:「奶奶個熊,要不你來啊!」心下嘆道看來是撐不住了,看向那群女孩子有些頭疼不知該怎麼安置他們。

「啊!我識得你!你是周百戶。」突然一個女孩子指著他叫起來。

周澤楷皺著眉疑惑的看著突然出聲的少女,由聲音認出她就是剛才和他搭話的那個女孩。

「黃少肯定再尋我,你有辦法讓咱趕緊出去嗎?」少女說道,大辣辣地起身走向周澤楷,那身姿完全不像是個女孩子,倒像個男孩。

「黃御史,你什麼人?」周澤楷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男孩。

盧瀚文聳肩說道:「我師父啊,叫我小盧吧!」一臉興奮地看向周澤楷。

周澤楷拔下頭上的髮簪,取出藏在頭髮裡的油紙管,遞給盧瀚文:「信號彈,出去,使勁扔。」

「你能不能別那麼少話啊,太不習慣了。」盧瀚文接過周澤楷遞過來的苦著一張臉說。

周澤楷被他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好道:「你師父太吵,上去小心。」說沿著樓梯慢慢往上爬。

盧瀚文做了個鬼臉,乖乖跟在周澤楷身後上樓。

聽見有人上樓的聲音,坐在桌前喝酒的大漢頭也不回的說道:「媽的,海子你也太慢了。」沒聽見來人回答,大漢回頭見到周澤楷,瞪大眼吼道:「操!你不是海子!」,一手伸向擺在身旁的大刀,一手抄起酒甕扔向周澤楷。

周澤楷側身閃過朝面而來的酒甕,卻不巧被潑出的酒淋了一身,白光一閃一陣風迎面而來,大漢手裡的鋼刀自上而下朝他劈來,滾地躲過大漢刀鋒,眼角餘光瞥見悄悄朝門口移動的盧瀚文放心不少,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同大漢纏鬥。

大漢剛剛的怒吼聲引來他的同夥,房間門被踹開,湧進五個滿臉橫肉手提鋼刀的莽漢。

周澤楷心道不好,矮下身子閃過大漢橫砍而來的刀子,一腳踹在大漢的腹部,匕首劃過大漢握刀的手腕,左手奪下大漢的鋼刀,反手將匕首送進大漢的心窩,抽出匕首朝其中一個打手甩去。

匕首沿著打手的耳朵削過去,「咚!」的一聲匕首釘在牆上,而被削掉耳朵的莽漢憤怒的舉起刀子猛地向周澤楷劈來,周澤楷舉刀格擋,其餘的打手見機不可失紛紛上前助陣。

周澤楷側身閃過劈向他的刀子,反手捉住莽漢的手臂,用力往身後扯,手肘猛擊莽漢打直的手臂,接著傳來骨頭碎裂的聲音,周澤楷鬆開莽漢,舉腳踹開,莽漢猛地向後飛去,撞倒的幾個同伴。

趁著打手圍攻周澤楷,盧瀚文溜出房間,出了房間他來到了大堂,只見鶯鶯燕燕,好幾個一看就是紈褲子弟的男人擁著妝容妖艷女子親親我我,有的女子衣衫不整坐在男人懷中手裡捧著酒杯。

「是誰!怎麼有個小孩!」突然出現的盧瀚文依舊引起注意。

盧瀚文嘿嘿一笑,朝著門口的方向跑去,惹得女子尖叫連連,好些男人發出怒吼聲,老鴇跟在後面試圖逮住他,盧瀚文途中掀翻好幾張小几,地上散落著杯盤酒水,在混亂中順利的衝出妓院,剛跑出大門便點燃引信,用力地將信號桶扔到半空中。

「碰!」紅色的花火綻放在漸暗的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快!」根據衙役的說法,在黃華坊四處探查的葉修見到綻放在空中的信號,一把扯過方銳,朝著信號發射處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瞧見盧瀚文站在混亂的妓院門外,葉修挑眉,讓方銳把盧瀚文送回黃少天家,單槍批馬的衝進處於混亂之中的妓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見來人是錦衣衛,妓院內的人驚叫著互相推搡朝門口竄去,此時周澤楷已經同剩下的幾名打手打到大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葉修撐開千機傘,由傘柄抽出細長的刀子,同其中一人纏鬥起來,葉修瞧見周澤楷手裡的鋼刀,知道他使得不順手便叫道:「小周!」
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抬眼看見葉修背後背著他慣用的繡春刀,手臂用力將同他打斗的打手震退數步,抽出葉修背後的雙刀,與葉修背對背站著,有了趁手的武器周澤楷和葉修很快的便解決掉所有的麻煩。

「去救人。」周澤楷對葉修說道,一邊將刀子繫到腰間。

「去吧,這裡有我。」葉修微笑著說,回身將刀子架在躲在一角的老鴇脖子上道:「讓我猜猜老闆是誰?嗯?膽子不小啊!光天化日就能擄人。」

「大哥沒事吧!」門口傳來急切的問候。

「也太慢了吧!」葉修頭也不回,語調懶洋洋的說道。

「等等你不是大哥,你是那江湖神棍!」孫翔這才認出那一身飛魚服,頂著周澤楷的臉,笑得一臉危險手裡握著一把傘的人並不是周澤楷,而是那天在北鎮撫司裡挑釁他,然後把他跟杜明好好教訓一番的道士。

「怎麼是你!大哥呢!」隨後趕到的杜明驚訝地指著葉修說道,在他身後方明華等人也剛趕到現場。

「小周!」葉修忽視一幫錦衣衛,扯著嗓子喊到,然後低頭看著被嚇得渾身顫抖的老鴇:「老闆是誰?」

「鄭......鄭......」老鴇嚇得連聲尖叫,卻是連一個名字都說不全。

「行了,別叫了,鄭冥是吧!真是條大魚啊!」葉修厭惡地瞪了老鴇一眼,反手將刀子插回傘柄中。

這時周澤楷正帶著被擄來的女孩子們進到早已殘破不堪大堂。

「大哥!」杜明和孫翔等同時嚷道。

「嗯。」周澤楷對著他們點點頭,指著身後的女孩子們道:「杜明,孫翔送回家。其他鄭冥,前輩有事,我跟著。」

「走吧!是條大魚啊,大哥要小心,偶而還是要回來,有些事得你處理。」江波濤拍其餘幾人的肩,領著人就走了。

杜明和孫翔對看一眼,也莫可奈何的執行起周澤楷的命令,帶著被擄來的女孩子走了。

「你說這裡要怎麼樣?燒了?」葉修雙手抱胸,打量著杯盤狼藉,人去樓空的妓院。

「不燒,丟去衙門。」周澤楷指著地上的老鴇,及重傷的打手說道。

「好吧,不燒就不燒。」葉修語氣聽著有些失望,跟周澤楷兩人協力將老鴇及打手綁起來,趁著夜禁,兩人將他們綁在衙門口的柱子上,葉修撕下一塊布條,用血寫上販賣人口幾個大字,然後繫在昏迷的老鴇額頭上,拍手站起身滿意地盯著剛剛的傑作,轉頭對周澤楷說道:「好久沒這樣幹了,真是痛快!走吧,回興欣。」

陳果焦急地坐在興欣裡,方銳帶回來的消息並不能讓她放心。

「行啦!別著急,最厲害的兩個都在外頭,擔心什麼?」魏琛抽著煙斗,有些不耐煩的安慰著陳果。

「這句話你一個晚上說了十來回了!」陳果瞪了魏琛一眼「還有不許抽!」

「止疼啊!老闆娘!」

門被人推開,近來的是一臉灰敗的安文逸,返身闔上門,搖搖晃晃地走到桌邊坐下,拿起杯子猛灌一杯茶。

「怎麼了?」見他臉色灰白,陳果緊張的倒抽一口氣。

「等他們回來再說,這事我可不想說兩遍,他們應該快回來了。」安文逸喝了茶看起來好些,但依然能從他的語氣裡聽出一絲顫抖。

門再次被人推開,葉修與周澤楷一前一後踏進客棧,葉修身著懶腰一邊搥著肩膀,周澤楷將門栓上,朝著樓梯走去,看著就要上樓。

「等等!」安文逸深吸一口氣說道。

「怎麼了?」葉修聽出他語氣不對勁,收起慵懶的樣子,警惕的問道。

站在樓梯口的周澤楷也停下腳步,轉身看著安文逸。

「今天衙門找到一個失蹤者的......」安文逸頓了一下,一臉厭惡繼續說道:「屍體,全身血液都被人抽乾。」

「初一,十五失蹤的?」葉修問道,聲音緊繃。

安文逸黑著一張臉說:「正是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武打真多(●°u°●) 」

周澤楷跟黃少天的樑子就這麼結下了

评论(7)
热度(27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