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23

繡春刀[周葉] (3)

(三)夜吟悲歌

    葉修皺著眉看著擺在桌上的地圖,皺起眉:「分佈位置如何?」

    方銳道:「城東六家,城西十家,城南五家,城北八家。」

    周澤楷拿起筆,沾上硃砂,將失蹤地點標在地圖上。

    大家默不作聲的看著他,忽地,羅輯瞪大眼,拉過一張紙振筆疾書。

    葉修瞥了一眼在地圖上標注的周澤楷,在調來的卷宗裡翻找,摸出其中一卷,展開上書皆是失蹤者及失蹤時間。

    「嗯?」葉修挑起一邊眉毛,伸手拉過一張紙,提筆謄抄,眼角餘光瞥見周澤楷已經收筆,便道:「小周,找出近一年的名單。」

    周澤楷放下筆繞道葉修身邊,自卷宗中翻出一冊子,探頭看葉修所謄抄的內容,翻開冊子也拉過一張紙,翻抄著。

    葉修轉頭看了他一眼,眼中盡是激賞之色,筆下不停說道:「這裏有異,失蹤有規律性,初一和十五定會有人失蹤,人販子不可能這麼有規律的拐人,而且只拐一人,可能有兩播勢力。」

    「相隔十五日?」安文逸幾乎是喃喃自語的說道,好似是想到什麼,卻又抓不著頭緒的一臉苦惱。

    「無論如何總是得先有個突破口吧!」一直坐在旁邊喝茶,看他們的蘇沐橙突然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「不錯!是該試探一下,今天就去黃華坊逛逛!」方銳笑嘻嘻的摸著下巴道。

    「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」陳果沒好氣地白了方銳一眼。

    葉修似是有了計較,笑彎眉眼看向周澤楷說道:「不錯,是得去晃晃,不過今日怕是不能去的,咱得計畫一下。」

    周澤楷察覺到葉修的目光,警惕的悄悄往旁挪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說笑的同時,自剛才就一直在紙上塗塗畫畫的羅輯突然嚷道:「成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成了?小弟你在嚷什麼!大哥怎麼不說一聲就回來了!」突的一洪亮的聲音從窗外傳入室內。

    「包子,別嚷,快進來!」葉修失笑,無奈地朝著窗戶外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「好勒!」包容興答道,接著窗戶就被人由外打開,一丐幫弟子打扮,赤裸著上身的男子竄入室內。

    陳果端著才剛砌好的茶從廚房出來,就瞧見這幾乎讓她呼吸停止的畫面,氣急敗壞地衝著跳窗進來的包容興喊:「說過幾次不要爬窗了!你說你都踏壞幾個窗框了!」

    「三個月一個。」羅輯弱弱地答道。

    「羅輯你說,別理包子。」葉修竊笑著說,一邊朝著包容興打手勢。

    「失蹤不只有規律,還有順序。」羅輯指著地圖說道「城北、城西、城南最後是城東,時間正是初一和十五,其餘線索太少無法推演,若是無誤,下回正是城南。」

    周澤楷出聲道:「明日,初十五。」

    「可試試。」葉修說:「那麼,周百戶願意為民犧牲嗎?」葉修摸著下巴轉過頭笑著看向周澤楷。

    周澤楷懷疑的目光看著葉修,上身後傾正欲遠離葉修。

    蘇沐橙瞧見葉修的笑容就知道葉修所想,笑著說道:「不成,周百戶身形高大,不合適。」

    「縮骨。」周澤楷小聲嘟囔。

    葉修伸出手拍拍周澤楷的肩「君子言出,駟馬難追。」看著蘇沐橙對他眨眨眼笑道:「沐橙,靠你了。」

    周澤楷突然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,警惕的看向葉修說道:「不。」

「 嗯,美人榜首要異位了啊!」蘇沐橙捏著下巴仔細地打量著周澤楷。

    葉修道:「駟馬難追了,小周。」一雙眼亮著狐狸偷著雞般的愉悅光輝。

「不!」周澤楷站起,迅速向後退,能離葉修多遠就多遠。

「多幾日休沐?」葉修商量著說道。

「不!」周澤楷猛搖頭。

「升你俸祿?」葉修換個條件。

「不!」周澤楷頭搖地跟波浪鼓似的,堅決不願意。

「好吧,既然不願意那就......」葉修失望地低下聲音,手擺到背後使勁地給方銳比劃著。

    周澤楷有些為難的看著葉修,扮女裝他決計是不願意的,可眼下適合的人選真沒幾個。

    葉修瞧見周澤楷一臉掙扎,而方銳已經悄悄地挪動到周澤楷背後,眼裡閃過戲謔的光芒突然提高聲音嚷道:「點心!逮住他!」

    「看我黃金右手!」方銳嚷道,伸手疾點,周澤楷轉身正欲隔擋,卻恰好被方銳點中穴道,右手才抬到一半便動彈不得了。

    方銳笑道:「嘿嘿,厲害吧!」將周澤楷拖到蘇沐橙面前,將他按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周澤楷一臉委屈。

    陳果有些不忍心的看向葉修,搖頭道:「君莫笑,欺負孩子會有報應的啊!」

   葉修滿不在乎地聳聳肩,拍拍周澤楷肩道: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大丈夫能屈能伸,委屈一下,回頭真給你添俸祿。」

  「嗤,」方銳忍不住笑出聲:「就你能扯,能屈能伸啊!」

    葉修橫了方銳一眼,笑著上上下下打量方銳說道:「廢物點心你要不要也一起,咱湊兩組,機會多些,哥看你也挺美的,眸若秋水。」

  「那可不成,我沒有纖纖玉手,我也不會縮骨,還是辛苦周百戶吧。」方銳苦笑道。

   「生氣啦?」葉修看著周澤楷問道。

    周澤楷看了葉修一眼,背過身子,可惜此刻周澤楷已扮成女子,剛剛那一瞥絲毫沒有任何殺傷力,看起來完全就是女子在鬧彆扭。

  「唉,別生氣啊,這樣吧,事完之後許你一件事。」葉修撚著剛裝上的假鬍子說道。

   「不用。」周澤楷嘟囔道,天子一諾事關重大,豈是他辦個女裝可以比擬的?

  「哥信得過你,真不要?」葉修掰過周澤楷肩頭看著他的眼睛問道。

   周澤楷搖搖頭,頭上的髮簪搖的叮噹響:「小事,不值得。」

   葉修看他眼裡認真,也沒再問,起身步出房門,走到門口時頓了一會,轉過頭似是有話要說,而周澤楷正好也抬起頭,兩人目光相對,葉修不知怎麼的便將剛到嘴邊的玩笑話又吞回肚子裡。

   隔日,夜禁將解前,葉修與周澤楷扮成的父女早趁著夜色藏身於城門口。

    卯時,守城的士兵緩慢地將城門打開,聚集在外的百姓湧入城內,葉修與周澤楷扮成的父女悄悄混入人群中。一年逾花甲行動不便的老者,扣僂著身子,拄著拐杖,顫顫巍巍的步行向前,一年方二八的少女,身著嫩青色襖裙,不安的四處張望,少女身旁的老者突然一個顛仆,少女低下頭神色擔憂的攙扶著老著前進。

   葉修趁著假裝跌倒拉近與周澤楷的距離,附在他耳邊道:「坤一,乾二,點心在震。」

   周澤楷趁著剛才裝作不安地張望,早已將周圍的環境掃視一遍,以長髮為遮掩低頭同葉修交談:「离位動,包子盯著。」

  「上鉤了?」葉修悄聲問道。

 「不知,再看。」周澤楷輕聲答道。

   周澤楷就這麼攙扶著葉修,裝作入京投奔親戚的落魄父女,一邊緩慢前行,悄悄地注意著周遭的行人,他注意到身後有人不遠不近的跟著,他們快便快,他們停便停,摻著葉修的手用力地握了葉修兩下。

   葉修緩慢提起拄著拐杖的手,顫抖著指著不遠處的大樹,示意周澤楷將他扶到樹下。

   兩人緩慢地挪動到樹下,周澤楷扶著葉修坐在石頭上,回身指著對街的包子攤,拍拍葉修的腿,起身踏著小碎步朝著攤子走去,走到攤位擠在人群裡還回頭朝葉修揮揮手,就像個讓老父安心等候的少女。

    「小心!」

   「快閃開!」

   有馬驚著了!快閃避。」

   遠處有匹脫韁馬,正朝著此處衝來,街上的行人為了閃避受驚的馬匹,慌亂的推擠,狂奔的馬匹撞倒不少攤子,在稍後趕來的主人的安撫下結束了這場混亂的意外,人潮散開後已經見不到周澤楷扮作的少女,只見地上留有一只繡鞋,作為曾經存在的憑證。

    坐在樹下的老人在剛剛的混亂中試圖鑽入人群,卻被驚慌的人群推倒在地,此時一個身著青色直綴的青年正扶起受傷的老者,朝著附近的醫館走去。

   「方銳有跟著嗎?」葉修嘶聲問著佯裝扶著他的安文逸。

   「跟上了。」安文逸答道「東西都備好了,蘇姑娘在等你。」攙扶著葉修小心的跨過門檻

     葉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醫館的門重新閉上葉修直起身子,已不符合他外貌年紀的速度迅速的更衣,待葉修換上周澤楷的飛魚服後,蘇沐橙從內堂走出來,手裡提著一個木盒子,掏出裡頭的工具,幫葉修易容。

    葉修頂著周澤楷的臉從醫館後門出去,抄小徑繞道剛才出事的街上,錦衣衛那一身顯眼的飛魚服順利的讓他穿過人群,葉修站在剛才周澤還留下鞋子的地方,仔細的看著周圍的小販,目光掃到賣包子的攤子上有個熟悉的記號,葉修朝著記號所指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沿路循著記號追到了一間賭坊,記號斷在這裡,取而代之的是蹲在門口,一臉沮喪憤怒交織的方銳。
    葉修見著方銳的臉色,心裡一緊。

   方銳見來人是葉修,站起身懊惱地嘟囔道:「媽的,追丟了。剛這裡有人鬥毆,衙役衝過來抓人,這一攪和線索全斷了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真心佩服日更萬字的寫手QQ

暗語補充:

以八卦表示方位

八卦排列順序一般是: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、兑,八卦與地理方位的配合關係是:震代表東方,离代表南(蟹)方,兑代表西方,坎代表北方,此為「四正」;撰代表東南(蟹)方,坤代表西南(蟹)方,乾代表西北方,艮代表東北方,此為「四隅」。

黃華坊:明朝的花街

评论
热度(23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