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24

繡春刀[周葉](1)

★周葉

★微杜柔(杜明你加油)

(一)夜吟悲歌

    皇城。
    時近二更,御書房裡燈火通明。
    御案前坐著一人,皺著眉手裡提著沾了硃砂的毛筆,落筆題上幾個字,闔上奏章放到左手邊那疊。

    在雜亂的文件中翻出一個顯目的信封,拆開信封,展開裡頭的信,眉間的皺紋又加深幾分,半晌用力地將信拍在桌上,震得幾本奏章散落在地。
     「請瑞王入宮,朕甚念,欲見。」

    「喳。」候在一旁的大總管欠身接過口諭,快步走出御書房。

    葉修皺著眉拉過一張紙片,提筆草草書上一段話,捲進小竹筒裡,掏出哨子吹出尖銳的哨音,不一會一隻海東青竄入書房,停在鷹架上,葉修將竹筒繫在海東青的腳上。

    「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咕咕。」海東青親暱的衝著葉修叫了一聲,再次竄入夜色中。

    葉修踱回書桌前,拿起方才被他拍在桌上的密報,就著燭火將信點燃,拋進香爐裡,紙張霹啪地燃燒,御書房裡除了薰香外增添一股燒焦味,葉修望著被火焰焚燒的信面色陰沈。

    葉修看著被他一杯酒放倒的葉秋,輕笑出聲,搖搖頭彎下身支起葉秋,把人放到床上,蓋上被子,從懷裡拿出信封塞進葉秋懷裡,換上先前準備好的服裝,裝作氣沖沖的樣子走出寢殿。

    「嗖。」一道寒光隨著出鞘的繡春刀劃破黑暗的房間。

    一對利爪狠狠的嵌進木製窗框,猛禽停在窗框上,黃色的眼睛銳利的看著房內橫刀於胸前的男子。

    「咕咕。」海東青朝著周澤楷發出提示似的叫聲。

    周澤楷遲疑半晌,還刀入鞘,披衣下榻走至窗前,只見鷹腳上繫著一竹筒,伸手解下竹筒,轉瞬憩在窗框上的海東青便震翅飛出。

    掏出火折子就著微弱的火光,周澤楷打開竹筒取出紙片,只見上面寫道:「亥時,興欣客棧。」並無落款,他就著火折子點著了紙片,看著紙片燒成灰燼後,抄起兩把刀,系上披風躍出窗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宵禁已經過兩個時辰,空無一人的街道上突的出現身著白色襖裙,長髮披散看不清面目的女子,蒼白的手中提著一盞燈。

  「何時歸家───何時歸家,兒阿歸家吧!歸家吧!吾兒啊!歸來啊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幽怨的歌聲隨著女子緩慢地移動低迴在無人的街道上,聞者驚心,連著十日這女子定時出現,手提著燈籠唱著詭異的歌,嚇壞不少打更人,更詭異的是就連順天府派出的捕快都沒能捉住這女子,漸漸地傳出這是個鬼魂的說法。

     屋頂上扶著兩個人影,正盯著女子觀察著。

    「哼!順天府都是沒用的草包!鬼個頭!有影子吶!」其中一個人不屑地說道。

    「噓!埋伏的時候閉嘴。」另一個趕緊伸手作勢要嗚住剛說話的同伴的嘴。

    「裝神弄鬼!爺這就來會會你。」說著伏在屋頂上的一人迅速起身,拋下一句話就跳下房頂,繡春刀出鞘直直向那女子劈去。

    「孫翔!」杜明發出一聲哀嚎,跟在孫翔身後也從原本埋伏的地方現身。

    孫翔的攻勢凌厲,只見那白衣女子下腰閃過孫翔破空而來的第一招,一甩手裡的燈籠,頓時提竿延展成長棍,挑、點、擊,女子面對孫翔凌厲的刀法顯得游刃有餘,長棍向孫翔門面擊去,逼得孫翔後躍才化掉這一棍的攻勢。

    「杜明!發啥呆!」孫翔有些狼狽的站穩後發現杜明以驚訝與詫異的神情盯著女子,憤怒地朝著隊友吼道。

    女子見勢頭不妙,再次急攻孫翔門面逼得孫翔再退一步,回身虛晃剛回過神杜明兩招後,長棍點地躍上旁邊房屋的屋頂。

    「追!」孫翔咬牙恨恨地說道,提著刀跟隨女子的腳步也躍上房頂。

    「小唐?」杜明猶疑地喃喃低語,隨即跟在孫翔身後朝著女子奔逃地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察覺到背後窮追不捨的兩人,雖然離據點很近了,但顯然今天是躲不過了,就在她思忖接下來跟怎麼辦的時候,突然感覺到左側有一股氣息,女子警惕的舞起長棍向左擊去。

    「噢,你這是欺師滅祖啊?」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,雖然語氣顯得急促但是遮掩不了那一絲玩笑味。

    「君莫笑?」女子硬生生地收下招式。

    「嘖,忘記師傅了?」那聲音有些惋惜的說。

    女子面對男子不著調的話語選擇不予理會。

    「行了,先解決那兩個小子,再回興欣,注意!來了!」在暗處的那人低聲說到,一改玩味的語調顯得認真。

    女子將長棍橫於胸前,接者兩把刀破空向她襲來。

    「橫槊賦詩、魚躍龍門、萬代朝宗、春風似刀……」在女子迎向兩人時暗處的人懶洋洋的出聲說道,女子停頓了一會,順著男子的指點出招,不一會兒孫翔跟杜明落了下風。

    杜明堪堪閃過點到眼前的棍端,一向講求速戰速決,這會光是一個女子都對付不了,那暗處指點的人未必不會出手,眼看落在下風轉頭朝著孫翔低吼道:「撤!」
    杜明反手將刀插回刀鞘中,用複雜的眼神望向披散著頭髮看不清面目的女子,轉頭對孫翔說:「走啊!」扯著還欲再戰的孫翔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被稱作君莫笑的男子吹了聲口哨笑道:「行啊,走吧!還有太顯眼了,穿著。」說著脫下披風遞給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默默接過披風罩上帽子,跟在男子身後,雙雙隱沒在夜色之中。
 

   周澤楷沈默地坐在客棧中,面前擺了一壺茶,眼神掃過坐在附近的人,除了一開始過來招呼他的老闆娘只是稍會一些拳腳功夫外,其餘全是高手,周澤楷警惕的一手按著刀柄,他不知道為什麼皇上要挑這個地方見他,顯然會是不簡單任務。

     客棧安靜地掉根針都聽得見,老闆娘有些緊張,目光在周澤楷及其他來回人身上穿梭,忽地客棧大門被人用力推開。
     所有人瞬間擺出備戰姿勢,回身盯著大門。

    「想我嗎?」戴著面具的男子見這陣仗也不害怕,低笑道。

     「想個屁!君莫笑!你個混帳,快說你是不是幹了什麼,為什麼我的客棧裡會有一個錦衣衛!」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每次出現必定伴隨雞飛狗跳的君莫笑,陳果再也忍不住了,拍桌衝著來人吼道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「我?是你們吧?何人出裝鬼一策?方銳?小安?老魏?」來人笑到。

身著青色直綴,看著年方弱冠的男子攏了攏衣襟,坐直了身子緩緩說道:「我。」

    君莫笑回身關上門,伸手解下面具,一邊轉動胳膊一邊打著呵欠走到周澤楷對面坐下。

      周澤楷迅速地站起身走到君莫笑身旁,朝著君莫笑行了個大禮說道:「周百戶參見陛下。」

    「起來吧。」葉修把面具放在桌上,一邊解下背上的包袱,懶洋洋地說,伸手指著剛剛見到周澤楷坐著的位子說:「坐。」

    「陛下!?」坐在角落的男子從凳子上跳起來,驚訝地望著葉修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小周啊,這就是你不對了,這樣以後就不好相與了啊!」葉修裝著痛心疾首的樣子,看著剛坐下沒多久的周澤楷,隨即轉過頭對著那幫神情不安的人說:「行了,陛什麼下,是君莫笑,方銳小心你下巴掉下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自稱君莫笑的葉修,怎麼都沒想到,十年前一時在江湖勝聲名大噪的君莫笑就是當今聖上,他的頂頭上司。

        葉修拿起杯子給自己到了一杯茶,端著茶掃過所有人說道:「何人所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青石巷張家、莫愁路李家、雀臺巷林家,這三家,先後來託。張家丟了獨苗,李家跟林家丟了閨女。實不只這三家,近月京城裡失蹤人口急劇加增。」安文逸先是神色古怪的看了葉修一眼,隨後恢復成原先的態度,就如以往般的同葉修敘說這次的狀況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裝鬼乃是為了引起順天府注意?」葉修挑起一邊眉毛玩味的看著安文逸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咳,」安文逸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「是也非也,順天府那幫飯桶起不了作用,實是想引你出手,沒料到卻是驚動錦衣衛。」目光掃向坐在葉修對面的周澤楷,其實他更沒想到君莫笑是當朝天子,這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!

        「小周,接下來兩方暫且合作,」葉修笑著看向明顯有些不適應狀況的周澤楷笑道「應該不用介紹了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。」周澤楷僵硬地頷首應道,在坐幾個都曾是通緝榜上有名的江湖怪俠,還有去年拒婚逃家名動京城的唐家嫡女─唐柔,他幾乎可以想像手下杜明看到這副畫面的表情了,在心裡悄悄的同情杜明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時辰不早了,餘下的咱們明天再議,都去打聽一下還有誰家丟人的,位置時辰都要打聽清楚,小周你就暫時住在這吧!」葉修打了個呵欠,著實是累,迅速地做出決定後拿起細軟,熟門熟路的摸上樓,留下面面相覷的興欣眾人及顯得格格不入的周澤楷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百戶啊,那個二樓左手邊還有間空房,我想你跟君莫笑這隔壁比較好。」陳果不自在地笑著對周澤楷說,她這是遭什麼罪啊,兩尊大佛全都上她這來,接下來是別想有太平日子過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帶著我的腦洞回來了!

謝謝沒有取關我ಥ_ಥ

萬分感激

评论
热度(24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