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7 3

長歌緩歸(九)(完)

第九章

 

葉秋坐在朝堂上,望著躬身稟報的陶軒,跪在地上傲骨不屈,一雙雙眼神全都恨不得生吞活剝陶軒的水神府幕僚,面無表情,沈默不語。

當年的事是葉秋心上的一個疙瘩,誰也沒想到麒麟君會為了此事跳下誅仙台,更沒料到他這一跳葉修跟著他的副將吳雪峰也接著跳下去,趕在周澤楷魂飛魄散前把人撈回來,此事過後葉修好似變了個人,自請離朝當個清閒的水神,再也沒有當年身為戰神的風采。

陶軒大聲說完他所查到的證據,接著是魏琛和方銳的破口大罵。

葉秋皺起了眉頭,他當然不相信葉修會勾結魔界反叛,魔界的人聽見他的名諱都嚇得要死,說葉修找他們合作簡直是天大的玩笑。

「臣有事要奏。」喻文州從隊伍裡站出來朝向葉秋說道。

「奏!」葉秋說道,這時候有事要奏絕對不是什麼好事,遭心事眼前已經有一樁,不差接下來的那一樁。

喻文州開始敘述他查到的證據,從三百年前的事故,到最近陶軒的所作所為!

 陶軒臉色慘白恨恨地盯著喻文州,這些年他能消滅的證據都消滅了,這人是怎麼挖出來的。

喻文州這招殺的大夥措手不及,魏琛和方銳都被大量的證據砸矇了,一時半會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葉秋聽了以後臉色十分難看,在他正要命人逮住陶軒時,突然陶軒仰頭大笑,轉瞬間白了頭髮,一雙眼殷紅眼神猝了毒,朝著葉秋衝去。

一抹金色的身影從門口竄入,大傘一開攔住了陶軒的去路,陶軒見勢不對立刻調頭朝門口的方向竄去。

「呵。」只見來人冷笑一聲,手一抖將傘化為戰茅,棲身而上死死纏住陶軒。

「是葉前輩!」喻文州身前拿著劍將它護在身後的少年嚷道。

「你小子別吵!明眼人都知道那是老葉。」另一個站在喻文州和少年身前

的男子不耐地說道。

「瀚文,去幫著劉小別看著魏前輩他們。」喻文州輕柔的說道,眼睛直直地盯向剛剛半路殺出的葉修。

「是!小別前輩我來啦!」盧瀚文得了令,樂得提起劍就往劉小別那裡衝,這時劉小別已護著葉修府上一行人退到安全的角落。

陶軒得了魔力,和葉修鬥得不相上下,而葉修幾日前才中了他的算計,這會法力不全,要是往常陶軒在葉修身上是討不了好的。

「你就不想知道你的小情人為何無故昏迷不醒嗎?」陶軒咧開嘴笑道,手持一柄短劍朝葉修胸口刺去。

 葉修眯起了眼,喀的一聲從傘上分出一把劍擋住陶軒的一擊,不理會陶軒的挑釁,刷的一聲提劍往陶軒咽喉刺去。

噹的一聲陶軒即時用短劍擋住了葉修的封喉劍,臉上的笑容說不出的邪氣,他朝葉修撲去,擦肩而過時說道:「他被我下了連心蠱,我若死了,他也會死,他昏迷是你府上有人給我下毒。」

葉修長劍盪去攔住試圖逃跑的陶軒,臉色氣的鐵青,他恨不得將陶軒就地正法,但這會陶軒和周澤楷的命連在一塊,葉修放也不是,殺也不得,只能將陶軒困在這,在想辦發對付這狀況,最好是蘇沐秋發現了連心蠱將它解了,要不他就會一直處於被動的姿態。

 陶軒這會瞧見了葉修的臉色,知道他起了顧忌,斷不會對他下殺手,便大著膽子同葉修鬥了起來。

 這一來一往,旁人是沒聽見陶軒的話,只瞧見葉修一臉怒氣,但覺得葉修綁手綁腳的,好似打不過陶軒。

韓文清想到葉修這會法力不全,看著是要落下風了,運氣握起拳頭,一招猛虎出林就要往陶軒身上招呼。

「別!動他不得。」葉修眼角餘光瞟見韓文清已準備要上前助陣,心下一緊趕緊嚷道:「他給小周下了連心蠱,動不得。」

「混帳!」韓文清收了招式,大喝一聲,僅握著拳頭,指甲都掐進掌心,怒目圓睜的瞪著陶軒,要是眼神能殺人,陶軒這會怕是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葉修正同陶軒僵持不下,門口進來一人,目光流轉在人群中搜索,找到了吳雪峰,大步流星地朝他走去。

「吳副將,置之死地而後生。」王杰希走到吳雪峰身邊附在他耳上說道。

吳雪峰眼睛一亮問道:「時候到了?」

王杰希點頭,指著門外道:「耽誤不得。」

「多謝提點!」吳雪峰向王杰希拱手說道,說完就迅速地朝門外奔去,離開大殿。

密室中蘇沐秋望著躺在一塊成年版的周澤楷,和縮小版的周澤楷,眉頭皺成了川字。

他怎樣就是查不出來昏迷的緣故,這會只能先把那一口氣吊著,就在他反覆思索推敲時,石室的密門滑開了,閃進一個人影。

「他中了連心蠱,能解嗎?」來人是吳雪峰,在他得了王杰希的提示後便馬不停蹄地趕來。

「連心蠱……跟誰連心?」蘇沐秋眉頭依舊皺著,知道原因了但可這不是什麼好解的蠱。

「陶軒。」吳雪峰的聲音滿是憤恨,艱難地擠出陶軒的名字。

「知道他人渣,沒想到這麼渣。」蘇沐秋恨恨地說:「這蠱很難解,阿修跟他打上了是不是?」

「打上了,但是綁手綁腳的,他讓葉修很是顧忌。」吳雪峰說道:「多難解?」

「兩種解法,一需要下蠱者心頭熱血一碗,還有許多藥材,這藥材中最難找的就是並根蓮,所有藥材熬上七七四十九天,讓中蠱者泡在加了藥的熱水中,才能解開。第二種,中蠱者死了就結束了。」蘇沐秋嘆了一口氣。

「王杰希說置之死地而後生。」吳雪峰聽到這裡大概了解王杰希的意思了,其實在王杰希告訴他置之死地而後生時,他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,如今真是得這麼做了。

「他說置之死地而後生?阿修要是知道了鐵定會生氣,現下也顧不上那麼多了,雪峰搭把手吧!」蘇沐秋雙眼一亮,他懂王杰希是何意了,這說明他算出周澤楷魂歸的時間,而且正好是現在。

「好!」吳雪峰脫下外袍,走上前幫著蘇沐秋準備陣法。

蘇沐秋在地上畫了兩個陣法,吳雪峰幫著他將兩個周澤楷分別扶進引魂陣裡,兩人退到陣法邊上,吳雪峰念起蘇沐秋方才教他的咒語:「魂兮歸來!去君之恆幹,何為四方些?舍君之樂處,而離彼不祥些!……往恐危身些。魂兮歸來!」[1]兩人迅速地唸著咒語,石室內刮起一陣風,兩人寬大的衣袍被風吹的霹啪作響,不一會兒風停息了,陣法也漸漸消失在石室的地板上,吳雪峰走上前伸出手探了探大周澤楷的鼻息,蘇沐秋則上前探小周澤楷的鼻息,轉頭對著吳雪峰說:「成了!」

「能聽見我說話嗎?」蘇沐秋跪在地上伸出一隻手輕拍周澤楷的臉頰。

周澤楷輕輕的皺起眉頭,接著睜開雙眼,剛甦醒眼神尚未聚焦,黑墨的瞳孔帶著一層霧水,眼神很是困惑。

「澤楷認得我嗎?」吳雪峰走上前對周澤楷說道。

看見吳雪峰的周澤楷突然瞪大了雙眼,眼神閃爍,張嘴欲言卻不知說什麼好,他不是跳下誅仙台了嗎?為什麼他會見到吳雪峰?這裏是哪裡?可以見到吳雪峰那前輩呢?

「你別急,你剛醒,之後的事他會慢慢跟你說,你現在先跟著雪峰回天庭,阿修需要你。」蘇沐秋看他一臉困惑,就知道睡了三百年這會剛醒,滿腦子鐵定都是問題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葉修還沒解決陶軒,人既然醒了那就是蠱解開了,得去通知葉修讓他放開手腳。

「走罷!葉修等不得。」吳雪峰起身說道。

 

葉修人就和陶軒僵持著,他現下不能殺他亦不能放他走,只能把他困在這,,稍早中了陶軒的計,好了大半的法力,打了那麼久他確實有些撐不住了,一個閃神手臂陶軒劃破一道口子,鮮血沿著手臂向下流,妨礙他握穩千機傘。

突然由遠而近傳來一陣急切的馬蹄聲,一隻踏火麒麟衝進朝堂上,直奔陶軒而去,稱著陶軒分心的那一瞬間,頭上的角一頂便將陶軒拋起。

陶軒趕緊握穩手上短劍,正待落下時給麒麟一擊,卻不想遠處射來一支箭,那支箭擦過他的手腕,疼得他握不住短劍,手裡的武器就這麼失了。

門口一人踏雲而來,手上握著一把做工精細漂亮的石弩,一雙清澈的眼睛滿是怒火瞪向握住手腕的陶軒,眼看陶軒正準備逃跑,咻咻咻咻四箭連發,四支箭射向陶軒的四肢斷了他的經脈。

「小周!」葉修喊到,聲音裡參雜著欣喜,傘一抖收回成一支看似無害的雨傘,背回背上,一臉不敢置信地朝著周澤楷走去。

「嗯。」周澤楷應了一聲,對著葉修綻放笑容,轉過頭面無表情,眼神彷彿在看一個死人的盯著陶軒,一步一步朝著陶軒逼近。

陶軒這會四肢經脈全都被周澤楷射斷了,站也站不起來,望著周澤楷一步步向他逼近,眼底滿是殺意,陶軒眼底湧現出恐懼,他沒想過周澤楷的連心蠱已經解開了,沒料到他們竟是用那霸道的手段解開連心蠱,現在最後保命的籌碼都沒有,他可真是輸慘了啊。

葉修一隻手按在周澤楷的肩膀上,走到陶軒面前道:「多行不義必自斃,你若不是不滿足也不會落得這地步。」說完對著陶軒搖搖頭,拉著周澤楷的手走開了。

緩過神來的葉秋指揮著士兵逮住陶軒,連著剛被吳雪峰提著脖子押回來的劉皓一起,推出去即刻斬首。

葉修給魏琛打手勢讓他先帶著其他人回府,他留下把事情處理完就回去。

葉秋朝葉修走來:「欠的我會給個公道,你今後要怎麼樣?」葉秋說道,一邊望向周澤楷,這兩人膽子也真大,這手牽的光明正大也不怕被參本子。

葉修笑著不說話,只是望著葉秋。

半晌,葉秋嘆了口氣說道:「算了,你以後要上朝,人你帶走吧!」

「謝了。」葉修輕聲笑道。

「行了!快走吧!」葉秋不耐煩地揮揮袖子,他知道葉修現下一刻也不想待在這,揮手趕人回頭要他上奏解釋這都麼一回事。

葉修拉著周澤楷的手回到了水神的地界,魏琛等人都站在門口迎接兩人,葉修見狀轉頭笑著對周澤楷說:「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,哥終於盼到你回來了。」

 

 

 


[1] 楚辭招魂。



正文完結啦!接下來是幾篇番外( *・ω・)

被喜歡的太太關注了!滿心激動,讓我去樓下跑圈!!



评论(3)
热度(17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