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4

長歌緩歸(八)

第八章

 

機關算盡,這是一場智鬥智的對決,縱使掌握到了犯案者,沒有有力地證據也是往然,現下最重要的是拿出讓人信服的證據。

「哎,老韓,你說他們再見著咱們會是什麼反應?」葉修駕著馬再次走在山道上,這會沒了先前的急躁,倒顯得悠閒。

「不知道。」韓文清答道。

「估計是很開心的吧!」葉修笑著說,一早才挑了嘉世道觀,下午又尋上門來,陳輝夜估計是要嚇瘋了吧,想到這葉修的嘴角又往上翹了一些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他們這是君子報仇一日嫌晚,這次至少要將嘉世道觀整個挑了才行。

不一會,兩人便望見彎道盡頭的嘉世道觀,大門緊閉,顯然早上葉修那麼一闖對他們早成了很大的傷害,以至於現在還閉門不開。

葉修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笑了,「老韓,你說咱怎麼進去?」說著轉頭看著韓文清。

「闖。」韓文清懶得搞那些彎彎繞繞,直接挑了了事。

「不能直闖啊,只好委屈點了。」葉修嘆道,對韓文清招招手說:「來,給你喬裝一下,委屈點啊,你扮劉皓,我扮陶軒。」說著伸手在韓文清臉上抹了一把,瞬間韓文清由眉目正氣凜然,變為眉宇間透著一絲諂媚算計的劉皓。

葉修也伸手抹過自己的臉,手挪開時他變成了口蜜腹劍的陶軒。

「走罷!」葉修說罷便棄馬躍起,足尖輕點馬鞍,飄飄然地朝著到關中的一窗口飛去。

韓文清也不落其後趕緊跟上葉修,兩人穿過窗子來到一間看似是書房的房間。

「還真剛好,讓我看看有沒有什麼資料。」說著葉修一臉玩味的四出翻找起來,韓文清則是四處觀察,兩人在巨大的書房裡分頭探查。

「葉修。」韓文清的聲音從一排排書櫃後傳來。

「嗯?」葉修人興致勃勃地翻查書桌上的紙張,剛才那會翻找時他看到了不少有利資料,也不客氣地直接揣進懷裡。

「過來。」韓文清見葉修聽了話沒有反應,皺眉說道。

「幹啥呢?」葉修繞過幾個書櫃,見韓文清站在一書架前。

韓文清沒回話,只是伸手握住書櫃上的花紋,用力一轉,書櫃一排排的退開,露出一扇門。

「嘿!」葉修笑道,走上前去仔仔細細地打量那扇門,接著伸手推開,門後是一間極小的書房,裏頭有一張桌子,一付筆硯,桌上堆著一疊紙張。

「陶大人?」突然身後傳來一呼聲,葉修和韓文清同時轉頭,見陳輝夜站在門口,臉上有一絲驚訝。

葉修抬起頭,望著陳輝夜道:「何事?」他盡可能地模仿陶軒的語氣,溫和但笑裡藏刀。

「沒,打擾您了,您和劉大人繼續工作,小的這就退下。」陳輝夜忙得拱手作揖,逃也似的離開了書房。

「老韓要快!分頭來。」葉修說著便迅速地翻閱桌上的資料,韓文清也趕忙投入幫忙。

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葉修這趟得了十成十的有力證據,陳輝夜不知為何沒有銷毀陶軒的書信,裏頭鉅細靡遺的記載了西北提事故的策劃,包含那個陰損至極的陣法,讀至此葉修已氣紅了眼,不足月的嬰兒,就著麼被他們殘忍的殺害,只為了設下那陰損陣法,「混帳至極。」葉修恨恨地說道。

韓文清黑著一張臉,雙手緊握目眥欲裂,天邊傳來隆隆的雷聲。

「等會,你控制住啊!」葉修聽到隆隆的雷聲後轉頭望著韓文清。

韓文清突然冷笑一聲,一道雷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,就這麼往道觀劈下。

 葉修這著眉頭一臉不認同的看著韓文清,這是要一把火燒了這裡?會不會太便宜他們了?

「暈了,全逮進官府。」韓文清氣得不想再看這滿桌的書信,袖子往臉上一抹,恢復原本的面貌,一張臉黑的能滴出墨。

 葉修咧開嘴朝韓文清比出一隻大姆指,「你行,咱速戰速決,罪證確鑿一個個都逃不掉,定要讓他們伏法。」說著一捲袖子,一桌子的證據全被葉修攬進袖子裡。

 

葉修府上幕僚全在睡夢中被突襲,經過一番打鬥終是寡不敵眾,被陶軒捉住準備帶回死牢關壓。

「我呸,放屁!什麼葉修與魔界勾結,陶軒我告訴你啊,多行不義必自斃,人要找死十匹馬都拉不回,老夫就等著看你如何被惩治!」魏琛吐掉嘴裡的血沫,瞪著陶軒破口大罵。

「魏侍郎還是留點力氣等著向玉帝求饒吧!」陶軒側身閃過魏琛吐出的血沫笑著說道。

「陶軒你他媽就是個小人!老葉會勾結魔界,這種話說出來你信?我看勾結魔界的是你吧!」方銳被壓在地上氣得破口大罵,說葉修勾結魔界意圖反叛這簡直是汙辱,葉修是誰?是當年逼退魔界的戰神啊!

且理由說出去怕是要笑掉人大牙,什麼不甘居為河神,遂勾結魔界反叛。葉修是自願在這個清閒的河神,他要是想要那個位置何須勾結魔界,憑他赫赫戰功,憑他身為玉帝的兄長,哪還需要爭?那位子本就是他的,只是葉修從沒想要過罷了。

「方仕尉嘴巴還是放乾淨些吧!」劉皓站在方銳身後,說著一腳踩上方銳的肩膀,將他死死地壓在地上,方銳紅著一雙眼,嘴裡罵咧咧的。

 「你們要是肯作證葉修私通魔界,牢獄之災可免,加官晉爵可有。」陶軒笑著看向狼狽的跪在地上,卻個個挺直了腰板,渾身正氣凜然不卑不吭的水神府幕僚。

一片沈默中包子突然出聲說道:「小弟,剛剛有人在說話嗎?」歪著頭看向跪在他身旁的羅輯。

「狗吠而已。」跪在包子身側的莫凡突然開口說道,淡漠的語氣盡是不屑。

「喔,那就不必聽懂啦。」包子裝作一副了然的樣子,認認真真的點頭說道。

陶軒氣的一張臉一陣紅一陣白,個個都是軟硬不吃的主兒,那副正氣凜然的樣子,顯得陶軒是個得志小人,不卑不吭的態度,到似被逮的不是他們,怎麼看都是陶軒他們狼狽不堪。

「帶走!」陶軒陰著一張臉,袖子一甩吩咐手下將人走。

一行人鏈成一串,挨個起身,一個個抬頭挺胸地往前走,在經過陶軒身側時不是不屑的眼神便是諷笑的表情,好似再看一個挑樑小丑。

在安逸文經過陶軒身邊時,他突的腳下一絆撞上陶軒,接著聽見陶軒悶哼一聲,「不好意思,頭有些暈。」安逸文撞了人趕緊恢復平衡,一臉欠然地說。

陶軒隻手撫著胸口,擺了擺手道:「快帶走!」

安逸文心下盤算到要過多就陶軒便會毒發,臉色正常的隨著隊伍忘前走,卻不想方才捂著胸口的陶軒盯著他的背影,露出一個詭譎的微笑。

 

 葉修和韓文清帶著一百多個昏迷的道士回到縣衙,宋知縣下令暫時全部關進牢房,後腳剛進門,接著吳雪峰跟蘇沐秋前腳就跟著踏入,拽著祝巫和幾個勾結貪污的村長回到衙門。

宋知縣見著祝巫想起九年前他那被妻子設計帶替女兒獻祭的養子,想起那孩子清澈乾淨的眼神,驚堂木一拍升堂開審。

前廳審案是為如火如荼,後堂亂成一團,葉修回衙門沒多久周澤楷便無故陷入昏迷,怎麼也喚不醒。

葉修急紅了一雙眼,蘇沐秋雙眉緊鎖,手一直搭在周澤楷手腕上,脈向平和診不出是什麼緣故。

窗外忽地飛入一只紙摺的夜梟,吳雪峰截住展開一看,頓時臉色大變,碰的一掌拍在茶几上,茶几成受不住那一掌,散成了木片。

「做什麼?」葉修急得像是熱鍋上螞蟻,憋著一股氣沒處撒,恰巧吳雪峰又弄出那麼大動靜,惹的葉修一把火對著他發。

「陶軒栽贓你勾結魔界,你府上的人全下了死牢。」吳雪峰陰著一張臉咬牙切齒地說道。

一坡未平一波又起,聞此變故葉修不怒反笑,眼裡精光一閃,在看哪裡還是那個閒散的河神,現在的葉修便是當年大殺四方的戰神,一身殺氣懾人。



場面壯闊不起來啊_(:з)∠)_

评论
热度(14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