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3

長歌緩歸(四)

第四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坐在周澤楷床沿,端著一碗粥,輕輕地攪動著,舀起一匙放到嘴邊吹涼,遞到周澤楷嘴邊,張嘴道:「啊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很配合的張嘴,就著葉修的手吃了一口粥,嚥下後用軟孺的聲音細聲說道:「還要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好。」葉修笑著說道,又舀起一勺粥,吹涼了喂給周澤楷,他到底是心疼這孩子昨晚莫名糟了一場罪,昨晚安文逸走後葉修一夜沒合眼,照看著周澤楷,不久前還親自下廚煮粥。


昨天晚上周澤楷突然發起高燒,幸而陳果剛好來看他睡得好不好,即時招了安文逸來給周澤楷治病,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讓他退燒。葉修算算周澤楷昨晚發病的時辰,正好是他跟蘇沐秋在固魂時的緊要關頭,昨晚還慶幸沒碰到什麼瓶頸,不想是反映在這一魄上了。


葉修坐在院子裡石桌邊,提筆寫下他對昨天固魂陣跟周澤楷生病相關的推論,周澤楷安靜地坐在他對面,好奇地盯著葉修看,葉修放下筆見周澤楷直盯著他看,笑道:「無聊啦?給你看個好玩的。」說完便把信箋折成一只蝴蝶,輕輕地對著紙蝴蝶吹一口氣,轉眼紙蝴蝶仿若有了生命似的翩翩飛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睜大了眼盯著那只翩飛的紙蝶,又轉頭看看葉修,再轉頭望著那飛遠的白蝶,突然伸手拿起一張紙,認認真真的折了起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看著周澤楷嘴邊噙著溫柔的笑意,也拉過紙,在周澤楷對面折起各式各樣的動物、植物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歪歪扭扭的摺好一隻紙鶴,依樣畫葫蘆的學著葉修對紙鶴吹了一口氣,只見紙鶴被他吹出的氣吹得東倒西歪的,沒有像方才葉修做的那樣飛起來,周澤楷一臉不解地問道:「不會飛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」葉修這會著實忍不住了放聲大笑,這老實孩子還真以為吹一口氣紙鶴就能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紅著一張臉,不知所措地看著笑得前俯後仰的葉修,有些委屈的癟了癟嘴道:「前輩騙人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哥才沒有騙你呢,真會飛啊!」葉修笑著拿起周澤楷折的紙鶴,捧在掌心輕輕的吹了一口氣,紙鶴片拍著翅膀飛起,歪歪斜斜地繞著周澤楷轉了一圈又飛回葉修的掌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睜大眼看著紙鶴,又看看葉修問道:「為什麼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,想學嗎?」葉修笑得像隻偷到雞的狐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想!」周澤楷興奮地嚷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之後就會教給你啦!別急。」葉修說著伸手揉亂周澤楷的頭髮,又拿起剛剛折的一朵花,輕吹一口氣,頓時花香四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精緻的落院中飄滿了各式各樣的摺紙,葉修望著跟在紙烏龜後頭慢慢走的周澤楷問道:「小周你想不想回去看看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停下腳步,轉過身望著葉修,慢慢地走到葉修前面趴在葉修膝上,將臉埋手臂裡,良久,葉修才聽到一句帶著鼻音的:「想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伸出一隻手一下一下的拍著周澤楷的背,輕聲道:「看看就回來,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,大家住在一塊好不好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澤楷撒嬌似的在葉修懷裡拱了拱應聲道:「好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飯桌上,葉修放下筷子看著大家說道:「幾日後我會帶著小周回一趟人間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老葉你要去人間?」方銳放下半碗飯,抬起頭來看著葉修,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去多久?」蘇沐橙問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皺著眉心下盤算此行約莫要多久的時間,開口答道:「不確定,最少一天,最多要個三、五天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老大你放心,不過就是個一天到三、五天的時間,我們會把這裡顧好的!絕對不讓人來找場子。」包子舉起握著筷子的手信誓旦旦的說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不就是去個幾天,甭擔心,在老夫的帶領下這裏保證沒事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撇過頭一臉崇拜又憐憫的對著陳果說:「老闆娘辛苦了!接下來幾日還請你多多關照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你還好意思說!」陳果怒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老葉你幾個意思啊!」魏琛拿筷子指著葉修笑罵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小意思,小意思,我不就怕回來沒地方待嗎?」葉修笑著說道,這幾人雖然關鍵時刻很是厲害,但平時就整日鬧騰的,現在不比平常葉修到底是有些擔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放心,你顧好小周就成了。」蘇沐橙笑著拍拍葉修的手臂,「對了,告訴哥哥一聲吧!他說你若要去凡間他有東西要給你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點頭道:「好。」拿起筷子夾起一塊魚肉進周澤楷的碗裡,「小周快吃,在不吃要被你方叔叔吃完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老葉你有同性沒人性!」方銳趕緊出筷子夾魚,嘴裡嚷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閉嘴吃飯!」陳果有些擔心的瞥了周澤楷一眼,瞪了方銳一眼,這幾個平日垃圾話說慣了,這會有孩子在也不知收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陰雨綿綿,在連日瓢潑大雨後終於有一日得以喘息,道上有兩人身穿道袍,冒雨而前,一人執傘,傘打在兩人頭頂,執傘那人一臂在傘外,一半的道袍子已淋濕,那道人卻似不在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兩人通過了城門進了城,攔下小販問得了路,便順著那小販所指之處前進,商街人熙來攘往,兩道人穿梭而過,不一會便來到一條大道上,執傘那道人拍拍身旁的同伴,指著大道一端氣派的建築道:「就這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兩位真人前來所謂何事?」門前守衛攔住兩人問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才執傘的道人伸手掏出一塊木牌交給守衛,笑而不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還請兩位稍待一會,小的這就去為您通報。」守衛說罷便給了同事一個眼神,轉身進去通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盞茶的時間,只見一人身著官服,正往門口快步走來,身後跟著剛進去通報的守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原來是葉真人,下官有失遠迎,還請見諒。」


大廳裡葉修跟周澤楷坐在一側,桌子的另一邊是宋知縣,「兩位真人前來所謂何事?」宋知縣問道,眼神不住地盯著周澤楷看。


「聽聞宋大人有意治水,特來相助。」葉修啜了一口茶道。


「多謝葉真人美意,但若是欲以施法助我,那還請回吧!」宋知縣聽聞,突然板起臉,沉聲說道。


「哈哈哈哈哈哈,自然不是,此番前來確實有治水妙招。」葉修見宋知縣反應如此,頓覺此人未來大有可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願聞其詳。」宋知縣恭敬地朝葉修拱手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笑著取出一付卷軸,在宋知縣面前展開,只見宋知縣雙眼一亮,伸出手好似在描摹,接著面露喜色。








我來了!


大綱都白寫了,寫著寫著又多戲了_(:з)∠)_


基友表示:照大綱來啊( *・ω・)✄╰ひ╯



评论
热度(13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