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9

長歌緩歸(三)

第三章


 


風雨如磬,烏雲密蓋的天空突然劃過一道刺眼的白光,閃電直落江心,接著隆隆雷聲由遠山那頭傳來。江水波濤翻湧,一波波水浪拍向堤岸,守在堤防邊的官員看得心驚膽顫,忍不住對著滔滔江水跪下,臉色發白的對著江水磕頭。


書房中燭火搖曳,葉修拿著筆低頭批公文,平時懶散的樣子全都收起來,此時的葉修目光專注且銳利。倏地,書房的門被人推開,葉修頭也不抬只道:「什麼風把老韓你吹來了?」說著放下毛筆,倒了一杯茶遞給韓文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韓文清皺眉接過杯子,不管葉修一副要閒聊的態度,劈頭就問:「怎麼回事?王杰希說你紅鸞星動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噗───」葉修聽聞沒忍住,一口茶盡數噴出「咳,老王沒事看我紅鸞星做甚?天鑒司很閒嗎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韓文清嫌棄的看了狼狽的葉修一眼,「你做了什麼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沒什麼,只是把小周撿回來罷了。」葉修拂了拂衣襟,一個響指,方才沾到的茶水眨眼間便烘乾,「老韓你此番前來不是為了我的紅鸞星吧?是否該換個地方敘敘,哥的書房容不下那麼多人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也好。」韓文清點頭答道,此處確實是容不下太多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著實不知該說什麼好,這會各路大神都聚集在他府上的大廳裡,只差天帝就成了現成的朝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你們前來所謂何事?」葉修苦笑著問,自入門以來王杰希就一直打量他,盯的他背脊發涼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此處可安全?」張新傑緩緩開口問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點頭道:「府上的人都可信任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張新傑點點頭,跟喻文州交換一個眼神,喻文州回以微笑,起身說道:「諸位今日來此只為一事,為的是彈劾陶軒等人,還望葉前輩相助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茶杯舉到嘴邊又放下,由著當年的情分他不想參合陶軒彈劾案,但是當年周澤楷從誅仙台一躍而下,葉修費了好大的勁才收回他的三魂六魄,少的那一魄卻要於人間經九次劫難方能回歸。這事到底要算在陶軒頭上,若不是他當年欲拉下葉修用盡手段,也不致發生那場悲劇。這回已是周澤楷第九次劫難,過了這次便可歸原職,守了那麼多年,不可功虧一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廳安靜到呼吸聲都清晰無比,喻文州兩只手兜在袖子裡,雙手緊握指甲掐在掌心都不覺得疼,臉上依舊是深不可測但卻又不失分寸的微笑。他在賭,賭葉修會因為周澤楷幫他們一把,當年的事鬧得很大,最後天帝只下了禁絕令,令眾人不得重提此事,如今要彈劾陶軒等人,實需要葉修的幫助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長吁一口氣,放下茶杯緩緩說道:「你們需要什麼?」他到底是不能放過陶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證據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前輩的一份上書。」韓文清和喻文州同時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葉修看向韓文清和喻文州,半晌,葉修扯出一個微笑說道:「查到的證據在雪峰那裡,這幾年也是他幫忙處理此事,一會我寫封信給他,你拿著去跟他要就是了。至於上書,文州要的是的簽名吧?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正是,還請前輩考慮。」喻文州說完彎身朝葉修拱手作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那好,你們聯合上書算我一份,可我不參與朝堂辯答。」葉修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多謝前輩!署名足以。」喻文州喜道,這一把是賭對了!有了葉修的幫助,這件事便有一半的把握能成,若是準備充分,便可一舉成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何須言謝,我自是要出一份力的。」葉修淡淡的說道,心緒飄向已經睡下的周澤楷,這回定要把人護住,不能再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皓月當空,荷花池映著月光,葉修負手站在亭中,眼裡的三分笑意一分戲謔全無,神色肅穆銳利,過去的他要全部討回來。


忽地,一隻白蝶翩翩飛來,葉修伸出修長的手指,白蝶便停在他手上。


「去吧!跟他說我一會就到。」說罷,白蝶振翅飛離葉修,向著月光飛去,然後消失。葉修在月下站了一會,轉回亭中,在庭中的石桌上,畫下繁複的花紋,花紋發出亮光,接著石桌緩緩向一旁滑開,出現一個漆黑的洞口,葉修跳入洞口後,石桌又再次緩緩地移回原位,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。


「阿修!」


葉修剛進到密室中就看見蘇沐秋躺在貴妃椅上,隻手撐著頭一派慵懶地笑著看向他。


「今日怎這麼慢?出了什麼事?」蘇沐秋早已在這等著葉修,卻遲遲不見他前來,派出的白蝶又尋不著葉修單獨一人的時機,直至方才才有機會通知葉修。


「文州他們要彈劾陶軒,找我商量。」


「彈劾陶軒?這不是件小事啊,當年葉秋不是下旨說禁止再提當年事,他們找上你莫不是要舊事重提?」蘇沐秋這會收起方才的輕鬆,正襟危坐的同葉修說道。


「正是,我應下了,小周要回來了,正是時候。」葉修答道,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。


「也好,該討回來了,若需幫忙定當不辭。」


「謝了,阿秋。」


「來吧!今日要為小周固本培元,少了那一魄他狀況不甚穩定。」蘇沐秋起身整了整衣衫,捲起袖子準備要施法。


葉修跟在蘇沐秋後頭,脫了外袍隨意拋在貴妃椅上。


蘇沐秋走到小室的盡頭前,伸手依樣畫葫蘆的,在石牆上畫起先前葉修畫在石桌上的花紋,畫畢,石牆轟轟往一旁滑開,露出一剛好能讓一個成年男子通過的缺口,陣陣白霧從缺口飄出,隔著白霧依稀能看見在台上躺著一人。


兩人一前一後地步入,石牆在兩人身後重新滑上。


葉修看著躺在冰床上安靜的像睡著四周澤楷,九百年了,他的周澤楷睡了九百年了,在葉修身後,蘇沐秋正在地上畫陣法。


「阿修,把人抱過來!」蘇沐秋畫好了陣法,站在邊上的一角招呼葉修把周澤楷抱過來。


葉修撇過頭對蘇沐秋點頭,提氣躍上冰床,單膝跪在周澤楷身側,溫聲說:「小周,現下要幫你固魂,我要抱你過去了。」說完慢慢地扶起周澤楷,右手攬過肩膀,左手從周澤楷膝窩下穿過,慢慢的把人抱起,步至冰床邊,足下發力一點,兩人便騰空而起,緩緩降落在陣法中央,葉修幫著周澤楷盤腿坐好,自己也在他身後坐下,點頭示意一旁的蘇沐秋可以發陣了。


「阿修,我先說喔,這次他缺的那一魄離他很近,狀況可能會不穩定,你要多留心些,要不然我們都會有危險。」蘇沐秋舉起手再發動陣法前,像葉修示警道。


葉修深吸一口氣,隻手底上周澤楷的後心,氣運丹田,堅定地看向蘇沐秋朗聲道:「知道了,發動吧!」


蘇沐秋頷首道:「好!」語畢便啟動固魂陣法。


 


一個時辰後葉修跟蘇沐秋大汗淋灕的癱在小室的地板上,「奇了,倒是挺順利的,本以為狀況會很不穩定的。」蘇沐秋癱在小室的地上,語氣及輕。


「沒…事,就…是…好事,累死哥了。」葉修累的說話斷斷續續有氣無力的,他剛耗費了太半的法力為周澤楷固魂,現在巴不得倒頭就睡。


兩人躺在地上休息不過半晌,蘇沐秋安靜了一會又開口道:「阿修。」


「嗯?」葉修畢著一雙眼,輕輕地嗯了一聲。


「我看你這會是不得閒了,你府上的人在尋你。」蘇沐秋說道,語氣中帶著一絲戲謔。


「多…大仇,行吧,哥去看看他們搞什麼名堂。」說著葉修掙扎爬起,抓過扔在貴妃椅上的外衫就要離開。


「等會,你要這樣上去?」蘇沐秋這會已經坐起,背靠著牆,抬起一邊眉毛盯著衣衫不整,還滿身是汗的葉修道:「你現下還是先打理好再上去吧,這一副剛幹了大事的樣子,出去有的你受的。」


「喔,你不提我還忘了呢,謝了,一會我先上去了,你自己小心些。」葉修愣了一下才會意過來蘇沐秋的話,稍稍整過衣衫便出了密室。


    清風徐來,池中和花隨風搖曳,葉修剛出密室就聽見的呼聲,走廊的盡頭有盞燈籠明晃明晃地朝他這前來,葉修輕嘆了一口氣,背著手朝火光走去。


「葉修!你上哪去了,整個府翻遍了就是找不到你!」陳果看見走廊一端出現的人影便氣沖沖的吼道,「周澤楷突然發燒,你快過去看看吧!」


「小周!」葉修驚呼,方才的一身疲憊經這一嚇全無,也不管陳果帶路,提氣躍出廊橋,身影漸漸飄遠,只見一黑影一下一下點在屋簷上,一會便望不見了。








三次元忙成狗,竟然變月更了!(自跪鍵盤鍵盤


我忙病也忙,挑這啥時候來,真不長眼色_(:з)∠)_


自斷後路,這個月底以前一定更完!

评论
热度(19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