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22

長歌緩歸 (二)

馬車轆轤轉動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來,道路上鋪著稻草好讓馬車在通過車轍不至陷入泥濘中,車前的馬夫身披蓑衣趁著雨勢較小趕路,馬車過了村子口速度減緩許多,不一會停在一間大宅前。車簾被人掀開,接著走下一位氣質溫和的中年人,那人笑著向牽著馬候在一旁的車伕說:「老趙,這趟辛苦了。」


被稱作老趙的車伕趕忙搖著手說:「不敢當,宋員外才辛苦,小的不過是個趕車的哪敢和您比。」


「哪兒的話,時候不早了你趕緊回去休息吧!」宋員外笑道。雖說是個商人,宋員外由裡到外都透著書香味,舉首投足溫文儒雅,要說士、農、工、商,商居末位,可宋員外在村裡卻是頗受人敬重。


        候在送宅前的家僕早已幫著把車上的物品搬進宋宅,宋員外踏進月餘未進的家門,進了大廳卻出乎意外的沒見著每每總會上前問安的孩子,立在大廳等候他的是面容憔悴的妻子。宋員外見她神色不對,心理格登一聲,定是出了什麼事,吸了口氣定下心神,開口對妻子說:「書房說。」


「說吧怎麼了。」宋員外一撩一擺在窗邊的一張椅子坐下,看著對面顯得坐立不安的夫人開口問道。


「這回嫁河神輪到我們家了。」宋夫人囁嚅的說出這句話。


宋員外在聽到這句話後頓時呆了:「那….那….祈兒呢?」語氣顫抖不復先前的鎮定。村里每至大水將發時都會做這荒唐事,宋員外本著「子不語怪力亂神。」的心態對這事一直都是嗤之以鼻,萬萬沒想到這回卻是嫁了他的心頭肉。


「祈兒沒事。」宋夫人一咬牙說出這句話,接著從椅子上站起來心一橫直直地跪在宋員外跟前。


宋員外聽見祈兒沒事這句話後頓時鬆了一口氣,但見夫人神色依舊怪異更甚跪在自己腳前,頓覺事有蹊蹺,此事段不是這麼簡單就解決了必有下文。


        書房這會安靜的落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,宋員外閉上了眼睛,思前想後她想到了那今日未見著那眼神乾淨清亮的孩子,伏在扶手上的手這會緊緊著握著扶手,力氣大的青筋的浮出手背:「澤楷呢?」宋員外咬著牙問道。


宋夫人跪地不答,代替言語的是一聲聲輕輕的啜泣聲。


灰暗的天色突地劃過一道閃電,突如其來的閃光劃破陰暗的天空,透過窗璇書房內緊繃的氣氛擴張到極致,雷聲接著畫過寂靜,透窗望去只見地上破碎的茶盞,和淌了一地的茶。


        茶香氤氳,院子裡的石桌上擺著幾樣精緻的糕點,葉修端起茶杯嘴邊噙著笑看著對面的周澤楷,小孩子心性就是好哄,眼前有好玩事、新鮮事不愉快就全都被拋到腦後,這會見著精緻的小點心眼底都亮了起來,看著跟剛剛蔫蔫不樂的孩子不是同一人。


「喜歡嘛?嚐一點?」葉修捧著茶盞望向周澤楷,話裡頗有逗弄孩子的意思。


周澤楷這會眼底亮晶晶的說不出的高興,抬眼喵了葉修一眼,細聲嘟囔著說:「謝謝哥哥。」挑了塊鳳眼糕小口小口的啃,耳尖微微泛紅。


「哎哎哎你擋著我了!」


「哎!別推啊!別推!」


「哎老夫的腰!別壓!別壓!」


「碰───」院門外方銳跌得狼狽,魏琛稍好些,跌在方銳背上,後面幾人七手八腳地拉起魏琛,方銳趴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哼唧一會也從容的爬起來,還不忘拍掉自己衣袍上的塵土。


葉修有些無奈地望著院外的那幫人:「幹嘛呢?疊羅漢啊?」


「跌你……羅漢!這是關心咱的小客人有沒有被你這沒下限的欺負了!」方銳白了葉修一眼,一臉嚴肅的說。


「喔,小周跟你方銳叔叔說哥哥待你可好?可有欺負你?」葉修眉毛一挑,意味深長地看了方銳一眼,轉過頭望向被嚇得有些呆愣的周澤楷說。


「沒有,哥哥很好。」周澤楷搖搖頭細聲說道。


「聽見沒?哥很好!」


「老葉你個不要臉的,讓孩子叫你哥哥!明明我才是哥哥等級的吧!小周對吧?那邊那個可是頹喪的大叔,來來來叫聲哥哥。」


周澤楷狐疑的眼神在葉修和方銳之間飄蕩,然後規規矩矩的起身作揖道:「方叔叔好!」
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方叔叔好!」


「臥槽!老葉來戰!輸贏論稱呼!」


「呵呵。」葉修輕笑兩聲,捧著茶杯的手迅速地一抖,杯中茶水有如箭離弦般朝方銳射去。


方銳也不慌,扎穩馬步吸氣運功,雙手在胸前劃圓,一招撥雲見日便激的茶水反向朝葉修的方向撒去。


「嘩───」葉修不知何時摸出一隻傘,撐開擋在身前,茶水都被傘擋下,忽地葉修騰空躍起,隨意穿戴的官服被風吹起。


「嘿!」方銳也不是省油的燈,在葉修躍起後緊跟著跳起。


兩人的身影在空中交錯而過,便見兩人已然落地,葉修嘴角勾起微笑,將傘往肩上扛,轉過身盯著方銳有些僵硬的背影,接著大家便聽見一串哀嚎。


只見方銳捂著額頭轉過身,眼角帶淚,嘴上罵咧咧地嚷嚷:「臥槽!疼死我了!老葉你下手蕊黑啊!見色忘友!同僚情誼呢?嘶───疼死我了!」


「不就賞你一個爆栗至於嗎你。」葉修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方銳捂著額頭一副很疼的模樣。


「行了!都別鬧了!看小周被你們嚇得都呆了,在孩子面前打什麼架,丟不丟人吶?」陳果聞聲趕來,見這一幫人全都閒得發慌,又開始惹事,想到府上一堆公事積欠著沒辦,她就覺得這幫人都該打發去做正事,省得整日闖禍。


魏琛伸手擋在陳果前面,用煙斗點向周澤楷的方向說:「我說老闆娘你看仔細點,那孩子不是被嚇得,那小眼神盯著老葉都看直了。」


「小周?」葉修看向周澤楷,見他直勾勾的盯著自己,眼底滿是崇拜洩露此刻他對葉修的感覺。


「好厲害!」周澤楷說道,語氣跟他先前的悶悶不樂相比顯得相當興奮。


「想學嗎?哥哥教你可好?」葉修見他高興,就順著把話說出口。


「好!」周澤楷點頭答好,顛顛的跑到葉修跟前就要下跪拜師。


葉修收起慵懶的神情,認真的看著周澤楷恭敬地磕了三個頭,幾個時辰前還思量著怎麼把人留下來,這會到是誤打誤撞的達到目的。


演完苦情戲的方銳趕忙將桌上的茶杯斟滿,站在一旁後著,見周澤楷嗑完頭後遞給他。


「師傅。」周澤楷端著方銳地來的茶,雙手奉在葉修前面。


修長的手接過茶杯,舉杯飲盡,葉修彎腰把周澤楷扶起看著他的眼睛說:「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,今後你就跟著我學習罷。」


「是,師傅!」


「噗,別叫師傅了,還是叫前輩吧!」說著順手柔亂周澤楷的頭髮。


「好!」


陳果見狀嘆了口氣,本想問葉修公事是否辦完,這會還是先把這幫人趕去吃飯,晚點再讓他們上工辦正事,「好了,時辰不早了都先去用膳吧。」


「好勒,走吧!」包子打頭陣走在最前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「小周走吧,今後你就在這住下了有事都可以找這群叔叔阿姨幫忙,對了沐橙要叫姊姊。」葉修淺起周澤楷的手拉著他步出院門,嘴上一邊交代著府裡的大小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斜陽夕照,一大一小的身影漸漸拉長,消失在院門外。


 








要勤奮更新,雖然開學惹_(:з)∠)_


歡迎訂閱tag長歌緩歸(●°u°●) 」



评论
热度(22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