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

第二回合舒伯特《流浪者》v.s. 蕭邦《小狗》

 

「我說小哥,這一回合我們來點有挑戰性的項目吧!」吳邪笑嘻嘻的看著張起靈。他不敢再叫張起靈學長了,誰知道這貨會記仇啊!

 

「行!」張起靈爽快的答應了吳邪的提議。 

 

「我們認識也有六年了,既然認識這麼久了,我們何不挑一首可以表現對方形象的曲子。」

 

張起靈線條明顯的唇勾起一抹微笑,起唇說:「好,你先請。」說完一臉玩味的盯著吳邪。

 

吳邪臉上笑的燦爛,背後在看見張起靈的笑容時感到一陣寒氣「舒伯特。」他笑著說,說完優雅的鞠躬,走向他的鋼琴。

 

「蕭邦。」張起靈道,語畢利索的鞠躬轉身就座。

 

吳邪十指飛舞,琴音淌流。

 

指尖下是舒伯特的《流浪者》這是一首歌曲,歌詞是由舒列格爾所寫的詩,與流浪者幻想曲無關。

 

開始是沈重的曲調緩慢而憂傷,輕輕低訴著流浪者的心聲,隨後由慢轉快,由哀傷轉激昂,似是在贊誦遠方的故鄉。而後又漸趨緩,哀傷的低問故鄉你在何方?自己又何時能歸鄉...

 

說到形象吳邪一直覺得張起靈這人飄泊不定,好像這世間沒有能留住他的人、事、物。

 

吶,小哥你什麼時候能找到你的家?

 

吳邪慢慢的放開琴鍵,曲子最後憂傷的曲調在演奏廳中迴盪低訴久久不散。良久他才抬起頭,定定的看著張起靈,緩緩的扯出一抹微笑,頷首示意。

 

對面的張起靈看了吳邪一眼,面無表情但眸中有一絲溫柔,十指擺上琴鍵開始他的曲子。

 

蕭邦的《小狗圓舞曲》曲目本身還有個故事,之前蕭邦很喜歡逗喬治桑的小狗一起玩,有一次他回憶到小狗在房間裡追著自己的尾巴一直打轉,模樣相當滑稽,蕭邦得到靈感,便把這個情景譜成了「小狗」圓舞曲。

 

輕快歡樂的曲調一掃剛剛的陰霾。

 

吳邪在聽到曲調後倏然抬頭瞪了張起靈一眼。

 

去你的小狗圓舞曲!你才小狗!你全家都是小狗!

 

張起靈看著剛才猛然抬頭瞪了他一眼的人,心裡有些好笑,真像隻炸毛的小狗。

 

想起剛認識吳邪的時候,自己身為他的直屬學長,自己不愛說話,他也只是剛認識的時候偷抱怨自己像個悶油瓶子似的。隨後又像不在意似的纏著自己,真的很像一隻追著尾巴的小狗,只是那尾巴似乎是自己。

 

張起靈就在吳邪的瞪視下結束了這首又稱一分鐘圓舞曲的曲目。

 

隨後觀眾席爆出一陣掌聲。

 

「這回合我們就不在多說些什麼了,相信大家已經看過節目單上我們的自我介紹了,所以現在請投票表決。」吳邪說。

 

語畢觀眾席黑黑白白交錯相起,黑的一票、兩票、五票...三百五十票,白的一票、三票....兩百票。

 

顯然張起靈選的曲目比較能詮釋吳邪的形象。

 

第二回合張起靈勝出,對於這樣的結果吳邪只是報以燦爛的笑容「恭喜小哥,讓我們進到下一回合吧。」

 

張起靈看著他淡淡的點頭,眸中帶笑的走到鋼琴後面將琴往前推,一直到再次和吳邪的鋼琴面對面。

 

兩人謝過觀眾便回到鋼琴前準備下一回合的演出。


评论
热度(1)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