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雲

全職:周葉、韓葉
盜筆:瓶邪、黑花
HP:SH
15

繡春刀(7)

〈夜吟悲歌、七〉


近酉時天色已暗,鎮平侯府燈火通明,阮虞負手站在院子裡,周圍女眷無不低聲啜泣,男丁則是面色慘白,有的是被嚇壞了,有的是因為恐懼,阮成靠在小妾身上,白著一張臉,眼底下青黛一片,還不住地咳嗽。

葉修和周澤楷率先抵達侯府,也沒等站在門口的阮家二少帶路,急沖沖地往燈或最亮,人聲鼎沸的地方闖,葉修一邊跑一邊伸手將臉上的偽裝抹掉,周澤楷睜大了眼睛有些不解地看向他,葉修朝周澤楷使眼色讓他先行與鎮平侯接觸。

「周百戶。」阮虞見周澤楷踏進院子便動身朝他走來。

「侯爺。」周澤楷朝著阮虞作揖,然後退到一旁。

此時阮虞這才看到走在周澤楷身後,負著手面色稍稍凝重的葉修。

「王爺!」阮虞驚...

21 6

[周葉]繡春刀(6)

(六)夜吟悲歌


商討後由周澤楷留下等仵作的驗屍結果,葉修則帶著藥方返回興欣客棧,,先前失蹤者尚未尋到,十五剛過又增添一失蹤案,因著那具乾屍的出現,失蹤者的生存機率渺茫,獲破這樁案子顯得刻不容緩。

「碰!」客棧的木門被用力推開,葉修踏進客棧看見出診剛回來的安文逸,及蹲坐在地上拎者酒壺的包容興,急急忙忙地開口道:「包子,幫個忙,去打聽一下一個時辰前出現在莫愁路的人有誰。」

「好勒!」包子爽快地答道,拎著酒壺,翻窗出去,很快地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葉修愣了一會,接著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,回身關上客棧大門,自胸前掏出那一疊藥方遞給安文逸「他們的藥方,看看有什麼蹊蹺,同德堂有問題。」...

22

繡春刀[周葉](5)

(五)夜吟悲歌


隔日清晨,葉修身穿道袍,背上背著一個布包,自樓上下來,打著呵欠。

「真難得,現在已經辰時了。」陳果端給葉修一碗豆漿和一些燒餅油條。

「小周呢?還在睡?」葉修謝過陳果,一邊將油條撕成小段泡在豆漿裡。

「早就出門了,說是有事回去一趟。」方銳曲起腳踩在長凳上,叼著油條,狹猝朝著葉修擠擠眼道:「你上回是不是把北鎮撫司搞得雞飛狗跳,今天周百戶出門可是小心翼翼地確保你還沒出現,連早餐都沒吃就趕著出門。」

「小氣孩子,我不就是逗了他們一下嗎。」葉修笑道:「也罷,今天我另有打算,就是讓我跟也沒空跟去。」

「你又要去禍害誰?」魏琛瞄了後堂一眼,見陳果不再,迅速地抽出袖...

27 7

繡春刀[周葉](4)

(四)夜吟悲歌


周澤楷在一片黑暗中醒過來,伸手揉揉疼痛的後頸,綁匪意外的謹慎,除了迷藥之外還敲暈他。

漆黑狹小的室內充滿起起落落的抽泣聲,在雙眼適應黑暗前,憑著聲響周澤楷斷定這狹小的地方關了約莫十來人,眨著眼努力讓眼睛適應黑暗,發現這十來人年紀最小的垂髫小童,上至豆蔻之年的少女。

突然有人扯住周澤楷的袖子,悄聲說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啊?怎麼被抓來的?」

周澤楷愣住了,這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,回話了男扮女裝的事就戳破了,可他確實需要套點信息,突的,門板被人用力扯開,門口站著凶神惡煞的男子。

「都給老子安靜點!再讓我聽到一點聲音有你們受的,你!」男子對著抽泣的女孩們咆哮,伸手...

23

繡春刀[周葉] (3)

(三)夜吟悲歌

    葉修皺著眉看著擺在桌上的地圖,皺起眉:「分佈位置如何?」

    方銳道:「城東六家,城西十家,城南五家,城北八家。」

    周澤楷拿起筆,沾上硃砂,將失蹤地點標在地圖上。

    大家默不作聲的看著他,忽地,羅輯瞪大眼,拉過一張紙振筆疾書。

    葉修瞥了一眼在地圖上標注的周澤楷,在調來的卷宗裡翻找,摸出其中一卷,展開上書皆是失蹤者及失蹤時間。...


23 1

繡春刀[周葉](2)

微杜柔慎入

(二) 夜吟悲歌

    四更天,韓文清穿戴整齊,穿過一道道的宮門,一如他自父親那裡繼承禁軍統領的職位那天起,站在乾清宮前等待葉修出宮上朝。

    殿門打開,大總管抬頭看見韓文清後快步朝他走來,朝韓文清拱手作揖,韓文清如禮還了揖給這位自小服侍皇帝的老人,說道:「李總管何事?」老太監的行為充分地表現出異常,自葉修登機後每日必定登朝,從來沒有一日像今天這樣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「皇上召韓大統領。」李總管輕聲同韓文清說道,眉目間除了平時的公式化...

24

繡春刀[周葉](1)

★周葉

★微杜柔(杜明你加油)

(一)夜吟悲歌

    皇城。
    時近二更,御書房裡燈火通明。
    御案前坐著一人,皺著眉手裡提著沾了硃砂的毛筆,落筆題上幾個字,闔上奏章放到左手邊那疊。

    在雜亂的文件中翻出一個顯目的信封,拆開信封,展開裡頭的信,眉間的皺紋又加深幾分,半晌用力地將信拍在桌上,震得幾本奏章散落在地。
     「請瑞王入宮,朕甚念,欲見。」...


男神生快!

男神生日快樂!

沒有賀文對不起QAQ

但是新坑籌備中!

23 2

長歌緩歸(番外)前輩,嫁我!

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,荷花池裡的荷花隨風搖曳,天空是乾淨的青色,雲絲絲舒卷在天上。


周澤楷手裡提著食盒腳尖輕點荷葉面,一步一荷花的朝著池中整理出的水面而去,葉修懶洋洋地跟在他身後,嘴裡叼著一枝糖葫蘆。自從周澤楷回來後葉修就被禁菸了,取代煙斗的是一支支的糖葫蘆。


在無荷花的水面上蘇沐橙、唐柔和陳果悠閒的坐在那裡談天,見周澤楷慢慢靠近,笑容燦爛的揮手示意。


葉修和周澤楷到達後輕輕的降落在水面,將食盒放在中間後盤腿坐下,葉修好似沒了骨頭般半依半靠在周澤楷肩上。


魏琛和方銳領著剩下幾個男丁,一人手持一個食盒,也來到空地坐下。


方銳拎出一個罈子,頓時花香酒香四溢。...

17 3

長歌緩歸(九)(完)

第九章


葉秋坐在朝堂上,望著躬身稟報的陶軒,跪在地上傲骨不屈,一雙雙眼神全都恨不得生吞活剝陶軒的水神府幕僚,面無表情,沈默不語。

當年的事是葉秋心上的一個疙瘩,誰也沒想到麒麟君會為了此事跳下誅仙台,更沒料到他這一跳葉修跟著他的副將吳雪峰也接著跳下去,趕在周澤楷魂飛魄散前把人撈回來,此事過後葉修好似變了個人,自請離朝當個清閒的水神,再也沒有當年身為戰神的風采。

陶軒大聲說完他所查到的證據,接著是魏琛和方銳的破口大罵。

葉秋皺起了眉頭,他當然不相信葉修會勾結魔界反叛,魔界的人聽見他的名諱都嚇得要死,說葉修找他們合作簡直是天大的玩笑。

「臣有事要奏。」喻文州從隊伍裡站出來朝...

© 用靈魂寫作 | Powered by LOFTER